董一凡:别让AI规则成新霸权工具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28 0 0
导读:英国不久前宣布将在今年筹办世界首个人工智能(AI)峰会,聚焦AI规则制定和监管。更早时候,5月底举行的第四次美欧贸易与技术委员会(TTC)部长级磋商期间,美欧就称正在共同起草关于人工智能的行为准则。美欧打出的旗号是共同应对和监管人工智能领域的潜在…

英国不久前宣布将在今年筹办世界首个人工智能(AI)峰会,聚焦AI规则制定和监管。更早时候,5月底举行的第四次美欧“贸易与技术委员会”(TTC)部长级磋商期间,美欧就称正在共同起草关于人工智能的“行为准则”。美欧打出的旗号是“共同应对和监管人工智能领域的潜在风险”,但它们并没掩盖“抢在中国之前”制定AI规则的意图,进而想将一个本是应对共同潜在挑战和技术中立性质的行业监管问题,与地缘政治和价值观挂钩,变成打压或阻碍非西方国家技术进步的又一工具。

当前,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越技术监管、法律伦理、政策评估的脚步,也需要一些更有远见的框架用来应对未知的挑战。然而,美欧就人工智能领域抢先制定行为准则,明显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美国的所谓“大国竞争”需要。美欧领导人就人工智能行为准则公开表示,鉴于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快速发展,西方民主国家之间需要制定共同标准。美国务卿布林肯称,西方伙伴感到采取行动的“强烈紧迫感”,将要求“志同道合的国家”加入“自愿行为准则”。欧盟委员会负责数字事务的副主席维斯塔格还呼吁英国、加拿大、日本、印度等也加入进来。

不难看出,美欧制定标准的本意并不是应对技术发展带来的难以想象的问题,而是将与自己意识形态不一的国家发展相应技术当作“问题”,给其他国家的发展单方面贴标签、做记号,达到舆论上丑化、政治上动员的目的。

除了规则围堵以外,美欧事实上已经在推进一些限制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贸易保护举措。比如美国去年就率先针对GPU等支撑AI算力的核心芯片制定出口禁令,最近又拟推出限制美国企业来华投资人工智能行业的对外投资审查禁令。欧盟在这些方面小步追随的态势也较明显,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论述“去风险化”经济战略时,就把制定更严厉的技术出口管制条令以及效仿美国制定对外投资审查机制,作为两大政策重点。因此,限制科技产品和技术交流合作很可能将成为打造人工智能技术高墙的又一手段。一位参与美监管部门讨论的芯片行业高管表示,美国政府目前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临界点,以实现长远削弱中国的高科技能力但又不立即毁掉一切。

由此看来,美欧急切希望在人工智能领域拉帮结伙,制定自己主导的规则体系,将其他国家发展上升的梯子抽走或拆掉,不仅是损害他国的发展权和发展利益,也不利于全人类科技的开放包容发展。事实上,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需要基础算力的大规模支撑,也需要各种语言、领域的材料进行“喂料”的养成型技术行业,只有各方开放、百花齐放,才能推动相应发展。与此同时,美欧目前在人工智能领域面临的法律、伦理、技术风险问题既有特性也有共性,各国之间文化和法律体系差异也意味着需要各方面参与基本准则制定,才能更全面囊括人类对人工智能潜在挑战的关切。

我们呼吁一些西方国家放弃把规则制定当作维护技术霸权以及建立新兴领域“一言堂”的意愿,而应回到联合国主导的数字治理框架机制下,以包容和接纳的心态与发展中国家一道共商共建共享。(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学者)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