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真的会取代医生给你看病么?专家说,只有一种医生会失业

AI10个月前发布 aixure
25 0 0
导读:AI发展至今,已经和很多行业产生了交集,医疗卫生行业也不例外。那么,AI在医疗卫生行业的发展会导致医务工作者失业吗? 近日,Healthcare IT News采访了埃森哲(Accenture)全球卫生实践负责人Kaveh Safavi。Safavi博士讲述了医疗行业的现状、发生的变化,…

AI发展至今,已经和很多行业产生了交集,医疗卫生行业也不例外。那么,AI在医疗卫生行业的发展会导致医务工作者失业吗?

近日,Healthcare IT News采访了埃森哲(Accenture)全球卫生实践负责人Kaveh Safavi。Safavi博士讲述了医疗行业的现状、发生的变化,以及他认为即将出现的大趋势,包括机器学习、远程医疗等。

埃森哲的数据显示,医院在劳动力方面的支出约占总支出的65%,但仍未摆脱劳动力减少和病人数量增加的现状,面临着根本性的挑战。

和很多医疗卫生行业的其他部门一样,由于科技和消费的双重革命,未来几年这种状况将发生改变。

虚拟医疗、远程医疗和远程监控正在引领医疗服务方式和服务对象的变革,在为患者提供更广泛的医疗服务的同时,也有望大大节约时间、投入和效率等方面的成本。

患者在自身健康方面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越来越多的患者,不论年龄长幼,都表现出对数字健康和“自助”医疗("self-service" care)的兴趣。埃森哲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已经使用了智能可穿戴式设备。

当然,即使是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发展的早期阶段,它们也为所有医务工作者的工作方式变革打下了基矗

以下为采访内容摘录:

记者:在接下来的一年、两年,乃至五年里,你认为医疗行业最大的变化会是什么?

Safavi:首先,劳动力短缺问题变得愈加严重。服务需求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劳动力供给的增长速度,某些地区已经开始出现执业人员短缺了。

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在我工作过的国家,人们都会担心劳动力跟不上需求。贫穷的国家如此,富裕的国家亦如此。

所以,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我们继续现在的做法,则劳动力的需求和供给之间的矛盾将会持续存在。

其次,在未来,医疗卫生行业和其他所有行业都将能够利用AI执行其中的一些任务。

医疗卫生行业有一点好处,就是无需担心从业人数会减少。我们将此视为扩大产能、缩小差距的一种方式。

人工智能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在医疗行业,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属于非常规任务的范畴,或者不完全是常规任务。人工智能是第一种可以开始替代这些非常规任务的信息技术。

人工智能通过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后,可以开始接手医务工作者的一些认知以及身体护理方面的任务。

认知方面,比如收集信息或给出简单的日常建议;身体护理方面,如果医务工作者忙不过来,则相应种类的机器人可以帮助查房,收集数据,并提供给临床判断。

我认为,任务不同于工作,人工智能能接替的是任务,而不是工作。

第三点可预见的变化很有趣一些非医务工作者可以在经过简单培训后,与智能设备搭档,成为前线医务工作者。

这种情况在东南亚已有先例。如经过简单培训的人搭档智能设备检查病人的伤口和褥疮,并能够判断该病人是需要看专业的医生,还是可以直接更换绷带。

这种简单护理的人员需求很大,难以满足,但是只要经过简单培训、搭配一台智能设备,供需缺口就会缩校

记者:关于“任务”和“工作”之间的区别,有些人对工作感到担忧。无论是担心被自动化淘汰的后勤工作人员,还是认为机器比人类更能读懂图像的放射科医生。在我们最近的一次会议上,有人说他能设想出运行ICU的机器智能算法。

Safavi:2013年,牛津大学的一项大型研究表明:美国47%的工作将会自动化。

这句话的引用率很高,但如果仔细看有论文,就会发现他们是根据完全替代的概率来给工作打分的。具有临床判断能力的工作被完全替代的概率低于1%,而其他工作被完全替代的概率为99%。

我们研究了临床医生和临床任务,估计有27%的任务是可以由病人和智能设备来完成的,但只是“任务”,不是全部“工作”。

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RAND)和布鲁金斯研究院(Brookings)在过去的两三个月里做了一些研究,并得出结论:临床工作人员的任务量约占30%。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些工作内容非常简单、完全可以自动化的工作者会被取代。不过他们实际上也不会失业,因为还有太多工作要做,只不过工作性质发生了改变。

所以我想说的是,医务工作者失去工作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的工作变化的可能性可能很小,也可能很大,取决于他们的任务中有多少可以被机器接手。

记者:正如哈佛医学院国际创新教授约翰哈拉姆卡(John Halamka)所说,身为医生,若能被AI取代,那就赶快取代吧。

Safavi:这可能是一种粗略的说法,不过是的,我认为很少有医生所做的工作可以完全被人工智能取代。

医务工作者的任务将被重新定义,而且“开弓没有回头箭”。

记者:那么,医院和卫生系统应该做些准备工作呢?是优先进行技术投资,还是让他们的员工做好准备?

Safavi:首先,我认为我们花了太多时间考虑临床方面,但最初的改变大部分会发生在非临床领域。

另外,这种改变不仅仅是将IT技术引入医疗卫生行业。实际上,必须变更流程才能从中获益。

第三,让人与机器或人工智能作为“搭档”一起工作,需要开发一整套新技能中间技能(middle skills)。在制造业中,人和机器已经开始并肩工作,并且有了“人机合作机器人”(cobot)这一概念,训练人们与机器人并肩工作的研究也已经展开,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其他领域。

记者:远程医疗、远程监控和虚拟医疗,这些似乎都是经过多年努力才逐渐发展起来的。它们会如何影响未来的医务工作者?

Safavi:我们过去认为远程医疗主要是解决距离问题。我使用“虚拟”这个词,而不是“远程”,因为这实际上是在使用一个物理和数字结合的平台来治疗,不仅仅是解决了距离问题。

居家看病(hospital-at-home movement)是美国的目标。荷兰现在正在改造医院,构想换一种方式使用技术和人力,让一部分人在家就可以看玻

波士顿正在进行试点,把设备送到家里,让相当一部分病人在自己家接受治疗。相比住院,这种方式成本更低,而且可能更安全,同时也为医院减小了压力。

记者:无论是使用健康应用的年轻人,还是使用家庭监控的老年人,都想要也愿意使用这些技术,这是个好消息。

Safavi:我更多地是在谈论急症护理,从未担心过健康方面的问题,但健康问题其实更广泛。

记者:未来令人兴奋,也是必然会到来的。埃森哲指出,医院目前把65%的开支用于劳动力。这些钱本来可以用于更多的创新,可是都花在了劳动力成本上,有哪些事是应当做但没有做的?

Safavi:这种思考方式很好。一方面,重新部署资金可以改善医疗服务;另一方面,可以减少开支。数据显示,医疗卫生行业过度依赖劳动力,生产率持续下降。

有一个方面大家都没注意到。美国医疗卫生行业支出的增长率处于经合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平均水平。

很长时间我们都认为,解决医疗卫生行业支出问题主要需要改变成本曲线,可以通过支付医疗费来解决。但事实并非如此。那些与美国完全不同的国家也经历着同样的问题:医疗卫生行业的成本增长速度比GDP增长速度快1%到3%。

如果不搞清楚如何在工作量一定的情况下减少人力投入,问题就得不到解决。

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如何提供必要的医疗服务,而不是仅仅专注于消除不必要的医疗服务,否则再过20年成本曲线也不会改变。

原文来源:Healthcare IT News

原文标题:As AI, virtual care reshape the healthcare workforce, remember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asks and jobs'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