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谷歌AI,这真的不是拔电线就能够解决的

AI9个月前发布 aixure
21 0 0
导读:吴太白 这两天朋友圈被一篇名为《面对谷歌围棋AI,人类最后的智力骄傲崩塌了》的文章刷屏了。这篇文章介绍了谷歌研发的新围棋AI 阿尔法围棋(AlphaGo)在没有任何让子的情况下以5:0完胜欧洲冠军,职业围棋二段樊麾。围棋局面多变,无法被算法穷举(如果要列…

吴太白

这两天朋友圈被一篇名为《面对谷歌围棋AI,人类最后的智力骄傲崩塌了……》的文章刷屏了。这篇文章介绍了谷歌研发的新围棋AI “阿尔法围棋”(AlphaGo)在没有任何让子的情况下以5:0完胜欧洲冠军,职业围棋二段樊麾。围棋局面多变,无法被算法穷举(如果要列举所有可能,需要计算10^360种情况,这基本超出了计算机的计算能力), 因此人工智能(AI)很难打赢职业、甚至是业余棋手。所以围棋向来被认为是人类最后的智力骄傲。如今,这最后的骄傲在新型AI面前轰然倒塌。

在文章的结尾,作者问到,人类的智力成就会不会贬值,AI还会不会继续在其他层面碾压人类,甚至人类会不会被AI淘汰——了解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及人工智能的同学也许知道这些问题背后的意义,但对围棋或人工智能都不感冒的同学,或许在跟风感叹一把的同时,便会觉得这是危言耸听或杞人忧天了。“你们AI能有什么厉害的,大不了我拔电线就是了。”——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情绪稳定。

可是同学们呐,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拔电线就能够解决的。AI的崛起,也许不止是给人类带来便利,也会给(一部分)人类带来意想不到的痛苦。比如说,你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失业风险。既然高级AI都能附庸风雅地下围棋了,低级AI做一做体力劳动那不是易如反掌?

不,这不是一个“设问”,这是一件事实——上个月跟在环保公司工作的舅舅闲聊,舅舅说公司引进了一批用于清洁街道的机器人,“成本低,效率高,不用五险一金,扫得还比人还干净”。我自动脑补了呆萌的瓦力,那个在《机器人总动员》(WALL-E)中默默清扫地球垃圾的机器人。然而在对祖国科技发展感到振奋同时,我也不自觉在想,都变成扫地机器人了,那原来的清洁工人怎么办啊?下岗回家吗?

AI进化史第一步,便是机器取代低级劳动。其实这个过程从工业革命开始便在缓缓发生,只是当时我们冠之以“解放劳动力”的名义。当瓦特的蒸汽机轰隆隆碾过欧美大陆,机器取代人力,带走了“落后而分散的农耕经济”,人类社会步入史无前例的蓬勃兴旺。我也曾经好奇,被解放的劳动力最后去了哪儿?后来学习历史,知道被前两次工业革命解放出来的劳动力大军从农业劳作等低级劳动中解放出来,逐渐投身于商业、服务业等更富有创造性,也更“高级”的行业。机器大量取代低等的、重复性的劳动,与此同时却也制造出更多更好的工作机会。人类社会的财富总量骤升,普通人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极大的提高。

时至今日,大规模机械化和自动化带给人类的都是红利,是财富,被解放出来的劳动力得到了更高级的工作和更美好的生活…直到信息革命的发生。哎,等等,信息革命不是一件大好事么?看看手里一代比一代先进的智能手机,看看可以陪你聊天被你调戏的siri或者小冰,再看看点外卖的查路线的买买买的各类应用,足不出户就拥有了全世界,有时候觉得天堂就是互联网/物联网的样子呢。

“呵呵,”马丁 · 福特(Martin Ford,这是硅谷的小鲜肉福特,不是卖汽车的老爷爷福特 )笑了:“你们人类真的图样图森破”——

AI进化史第二步,机器取代高级劳动。

在福特刚刚斩获2015年麦肯锡最佳商业图书奖的新书《机器人崛起:科技发展与大规模失业》(The Rise of The Robots: Technology and the threat of mass unemployment)中,他指出了这样的事实:硅谷在创造天堂的同时,可能也在吞噬人间。因为硅谷正在悄悄地,飞速地取代更高级,需要更高教育水平的劳动。福特指出,信息时代的机器人在各类黑科技的加持下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他们在很多工作中已经碾压人类。原来的机器人只是取代低级劳动,人们没有感受到威胁。然而,现在的机器人可以计算、创作、甚至和你谈笑风生,你除了觉得萌萌哒之外,是否应该觉得有一点压力?

福特斩获2015年麦肯锡最佳商业图书奖的新书《机器人崛起:科技发展与大规模失业》。

对于记者来说,可以创作新闻报道的人工智能并不是新鲜事,基于大数据和媒体应用的暗黑科技已经可以第一时间炮制出迎合大众口味的报道;对于教师来说,可以教课判分改卷的机器人能基于海量题库提炼题型和思路,似乎比普通老师还厉害;对于司机来说,自动行驶的汽车已经没有技术难度(相反是陷入某些道德困境)。对于秘书来说,咦,现在一个最简单的苹果Siri都可以帮你查路线、记待办、提醒你该开会了。你说这些例子并没有威胁到你,因为你受教育水平非常高,专业技能非常好,不担心被AI抢饭碗?

没关系,AI说,在非常近的未来,人工智能会开始当医生——他们将基于海量数据为患者提供精准的治疗建议。事实上,IBM的沃森(Watson)技术正在实现医疗领域的商业应用。人工智能还将进军律师界—— 国际律师事务所Berwin Leighton Paisner (BLP)已经开发出了英国首个合同机器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完成原来由专业律师团队长时间才能完成的法律工作。

总而言之,在大数据、机器学习、传感技术、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的助攻下,机器人正在慢慢吞噬人类的工作。从低级的、重复性的劳动,到高级的,经验性的工作,人工智能都有可能碾压人类,而且“我们不要工资也不要五险一金哦”。

福特悲观地估计,未来的人工智能可能会带来人类的大规模失业。

人类怎么办?

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时代,我们一方面享受着技术爆炸和智能爆炸带来的福利,另一方面也可能面临“人类被人类产品打败”的困境——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失业,总会有一些杰出的人类,他们的智慧和经验永远被需要。但是,普通人怎么办?被扫地机器人取代的清洁工人怎么办?被沃森技术驱逐的助理医生或助理律师怎么办?被自动驾驶汽车甩下的出租车司机怎么办?更深一层的,有经济实力使用人工智能的人,和没钱的人,鸿沟会被拉到多大?贫穷的再生产在机器人时代是不是更严酷?最后,当人工智能把大量财富聚集在少数人手里,大规模失业和贫穷发生的时候,即便不发生暴动,谁来消费人工智能做出的产品,经济系统如何运转?

这些问题,福特并不是全都能回答。但他提出一个“全民收入保障”计划。不是最低工资(因为你可能连工作都没有),而是最低收入。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竟不得不走上社会主义“按需分配”的道路,这真是莫大的反转。

然而,即便全民最低收入保障能够解决温饱和贫富差距的问题,另一层隐忧也还会存在。马克思说,劳动是人类实现价值和意义的方式。而社会学家涂尔干(Durkheim)在论述社会分工时指出,只有在成员间具备一定向心力的时候,作为集合的“社会”才会存在。而这种向心力——也就是“社会团结”——在现代社会只能通过劳动分工来产生。我们在不同的岗位工作,互相依赖,从而促进社会的整合团结。那么,当大多数人类不再需要劳动时,他们该做什么?社会如何团结?

未来世界

前面的重重拷问也许只是一时脑洞。也(但)许(愿),我们只是在杞人忧天。《三体》里,高级的三体文明连“智子”这种秒杀人类的AI都能创造出来,但似乎也没有出现人民无所事事饱食终日的现象(对,他们都忙着研究逃生去了)。我始终对人类的科技发展抱着乐观的心态,也希望我们此时此刻的忧虑只是出自无知与浅薄——就像18世纪被农耕机器吓坏了的庄稼汉一样,谁知道第二天咱们就能进城进工厂了呢?人工智能取代了高级劳动,但说不定以后会出现我们目前想象不到的岗位和工作?

总之,不管欢呼还是忧虑,“AI一定会进入我们的生活”,谷歌围棋AI那篇文章的结尾说:“我们不可能躲开。这一接触虽然可能悄无声息,但意义或许不亚于我们接触外星生命。”

不过,不管人类即将面对的是外星生命还是人工智能,如果智力已经不再是人类的倚靠,那或许情感与道德才是我们最终的骄傲。人类的情感道德(保守地说)无法被算法模拟,因为它并不总是以“利己”或“最优解”为目标——所以,当扫地机器人取代了清洁工人时,舅舅的公司并没有为了省钱就遣散员工,而是设法为他们找到了新工作。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