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的命运

AI9个月前发布 aixure
24 0 0
导读:这一届的高交会,机器人是热点。其中一个明星,可以模仿人的动作。可惜的是,现场示范时,据说因为示范者的动作太复杂,结果机器人卡壳了。但有了这样的现实作铺垫,再去看《铁甲钢拳》,会觉得这电影科幻得也许并不离谱。 故事元素很丰富,机器人拳击也新鲜…

      这一届的高交会,机器人是热点。其中一个明星,可以模仿人的动作。可惜的是,现场示范时,据说因为示范者的动作太复杂,结果机器人卡壳了。但有了这样的现实作铺垫,再去看《铁甲钢拳》,会觉得这电影科幻得也许并不离谱。

    故事元素很丰富,机器人拳击也新鲜刺激,一路讲来,没有断点。灯光开启,观众可以心满意足地起身离座。就像齐秦的那首《大约在冬季》,似乎并没有一句特别优美的旋律,但又胜在每一句似乎也都没有瑕疵,于是成为经典,传唱至今。《铁甲钢拳》也是这样一部电影,它原本并不饱含什么深意。作为一部励志类型片,有个好点子,拍得很好看就足矣。

     这个好点子当然就是机器人。五场比斗,各有精彩。钢铁搏击的场面,不仅仅是视觉上的崭新体验,同时还引发通感,传导至毛孔,能激起你全身起鸡皮疙瘩。只是不知为何,当场面的刺激散尽,回想起那些缺胳膊少腿、甚至身首异处的失败机器人,不由得想起一个有关机器人命运的命题。尽管电影将此中的机器人设定为无感无情之物,但看到主角亚当那幽幽的眼神,看到他亦步亦趋的舞蹈,看到他拼命招架,看到举场沸腾他却独立一角,他分明就是一个生命,分明也有自己的依恋与哀乐。导演自然是希望达到这样的一重观影效果,但他也许没有料到,这中间隐含的命题却沉重而悲凉。

    上帝造人,人造机器人。人的命运如何?笔墨无法形容。机器人的命运如何?其实这就是前一个问题的比附。从《绿野仙踪》里的铁皮人开始,逐渐出现了好几个答案。

     铁皮人最终遇到仙女,获得了心脏,机器人其实也就变成了人。这个具有神话色彩的故事,后来在电影《变人》中有了科幻化的逻辑:一个因为电子回路异常而具有了想象力的机器人,开始有了情感,最后也借助科技的进步,不仅有了仿真的皮肤,而且连神经、内脏都予以更换,一切都与人无异。最后的一步,为了爱,为了被承认为人,他甚至愿意被注入血液,放弃永生,与爱人一同衰老……这,是一个温暖的答案。

    机器人变人,实则取消了人与机器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尤其是当机器人进化到令人有所忌惮、有所担忧、有所恐惧的时候。机器人的命运,就往往并不那么温馨了。人如果与自己一手制造的机器人势同水火,战争便不可避免。于是,不是机器人的造反被镇压,就是人类选择与机器人敌视共存。《机械公敌》系列也好,《魔鬼终结者》系列也好,它们的答案是,机器人无可避免地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智能物种,与人类这一生物智能,形成了竞争性的关系。

    在这一答案中,《黑客帝国》三部曲的贡献最值得一提。这一奇瑰的科幻巨制,每一部都带来了完全不同的解读,直到三部曲落幕,看热闹的看得兴高采烈,探逻辑的则累得筋疲力尽。最终比利时的一位哲学教授给出他的观点:这并不是一部人类反抗机器暴政的悲剧片,而是机器智能进化最终取代生物智能的史诗片。在这一过程中,前者保留后者,以学习自身进化所需的最后一项特质,那就是人类的想象力。机器人最终取代人,这是一个大胆的科幻猜想,却也是一个最宏阔的机器人命运前景。

    对于机器人来说,无论是变成人,还是取代人,都是遥不可及的未来。在可预期的未来,他们的命运最悲观。就像《人工智能》中所展示的,机器人尽管已经被设定了情感,但他们仍然只是人类的奴隶,甚至那些被淘汰、所损坏的品种,还被当做老鼠与蟑螂一样捕杀清理。小机器人大卫,被设定为永爱领养自己的母亲,却又被她遗弃在森林里。当大卫苦苦追喊着妈妈,那份恐惧与痛苦,人人都可体会,人人都会觉得揪心。大卫固执地认为,只要他变成真正的小孩,妈妈就会再爱他的—于是,他也要去找《绿野仙踪》里的仙女。而这一次,他没有成功。

    电影是拍给人看的,所以对于观众来说,没能获得心脏的大卫,才最深刻地揭示了机器人的宿命。他们是人类的工具、人类的玩偶。就像这一部《铁甲钢拳》里面的拳击机器人一样,让自己伤痕累累、肢断身灭,不过是为了博人一乐。有感情的大卫,自然要让人情何以堪,没有感情却被赋予了人形的奇袭、吵小子与亚当,也同样无法令人完全将之视为一堆钢铁。

    究其根本,那些惹我们联想浮翩的机器人,其实都指向我们人类自己。一如我们在苍穹之下,无法摆脱命运的掌握,也无法洞悉命运的秘密,只有虔诚地祈祷上帝,能够宽恕我们的罪孽,能够移除那些劳累、贪婪、嫉妒、孤独与恐惧,重返伊甸园。

    然而他生未卜此生休,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上帝的答案。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