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热潮下的投资人:既要抢项目,又要防被项目割韭菜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37 0 0
导读:作者丨马舒叶 编辑丨谢中秀 AIGC热潮持续烧,也从方方面面影响和改变着国内投资人。 到达公司后,先回复邮件,然后查看行业信息和融资信息,特别是AIGC赛道每天都有新概念出现,此外还需要阅读国际学术期刊最新的学术论文。这其中工作量最大的就是查看行业研…

作者丨马舒叶

编辑丨谢中秀

AIGC热潮持续“烧”,也从方方面面影响和改变着国内投资人。

“到达公司后,先回复邮件,然后查看行业信息和融资信息,特别是AIGC赛道每天都有新概念出现,此外还需要阅读国际学术期刊最新的学术论文。这其中工作量最大的就是查看行业研究报告(简称研报)。”盛景嘉成投资主管合伙人王晓辉向燃次元记者描述着自己每天早晨的工作节奏。

此前,如果想获取某个行业规模的数据,王晓辉至少需要翻阅5-6篇动辄几十页的研报,同时,为了一个项目的“立项会”,投资人们要准备几十页的立项报告,而为了给立项提供数据支持,投资人们往往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庞大的研报库里寻找可用的数据。

如今“训练AI为自己打工”,AIGC为投资人提供了效率工具

“现在全都是AI+,我会用ChatGPT给研报划重点,训练ChatGPT为我打工。”王晓辉向燃次元表示,从2022年底至今,用AI工具抓取行业研究报告,生成思维导图,让她的团队工作效率倍增。除此之外,用ChatGPT输出基础代码,承接设计需求,也让王晓辉在“省心省力”之余,还节省了成本支出。

和王晓辉一样,目前在就职海外某美元基金的Xiao亦表示,在海外职场,AI工具还是校订语法问题,修正表述的“撰写邮件神器”,甚至,国外部分投资机构正试图“让ChatGPT扮演索罗斯、巴菲特等角色辅助投资决策”。

在辅助工作之外,AIGC热也带来投资人关注重点的变化

当下,国内大厂如百度、腾讯优图、阿里巴巴、快手、字节跳动、网易、商汤、美图等纷纷入局AIGC赛道,包括百度的文心一言,腾讯打造的写稿机器人“梦幻写手”,阿里巴巴旗下的AI在线设计平台Lubanner等等,随后,AI领军人物如王慧文、王小川、李志飞等也带起了AI大模型创业热,AIGC,已成为投资人们不得不关注的热点领域。

投资人蜂拥而入,AIGC投资赛道也出现了“好项目不求投”的情况。某资深投资人告诉燃次元,“有投资人朋友和我诉苦,王小川做大模型,他拿着一大笔钱要投都被拒了。”

与此同时,投资人们一面低头寻找好项目的融资机会,另一面却也需警惕被蹭热度的AIGC创业者们“割了韭菜”,有部分创业者“抢着做AI大模型,声称技术水平远超已投入应用的几家,但调研之后却发现,只是抄了抄ChatGPT的开源软件。”

“现在很多初创公司,后台接入ChatGPT,前端做了个UI设计,就上架苹果商店鼓吹自己在做AIGC创业了。”未知资本常务董事william wong表示,这种“批皮”AIGC项目,“没有技术壁垒和商业逻辑,只是蹭热度”。

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曾言,“如果有人给你在火箭上提供了一个位置,那么,别管位置好坏,先上去再说。”

从2022年的web3到2023年的AIGC,投资人们正争相恐后试图跨上AIGC这列“快车”,毕竟,在热潮之下,没人希望掉队。

但目前来看,国内AIGC赛道仍存在诸多挑战和待解的问题,即使急于跨上AIGC这列快车的投资人们,“出手”也非常谨慎。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2023年AI文本/图像/视频生成领域相关融资仅完成5起。

风口之下,投资人们也偏向于理性,“现在国内AIGC的概念还是偏早期,风口退去后的市场上是否仍有创业者继续坚持,才是我们想看到的。”William补充道。

01 挤入AI赛道,泥沙俱下

热潮之下,投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AI赛道。

“全硅谷的投资人、创业者都在往这个方向发展了。”CSDN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创始合伙人蒋涛在人工智能大会先锋会(GAIDC)上直言。

热潮之下,AIGC投资赛道也呈现火爆、好项目得靠“抢”,以及泥沙俱下、“蹭热度”的项目不少等迥异现象

“蹭热度的多,好项目太少,遇到好项目,投资人往往靠‘抢’。”王晓辉告诉燃次元。

早在2018年之前,王晓辉已经在关注AIGC领域,饶是早早布局,她也能感到,随着2022年年底ChatGPT引发热议,带动AI赛道的投资项目彻底被“抢爆”了,押注最终能跑出来的好项目,成为了投资人们的目标。

王晓辉补充道,“任何一个行业,好项目本就不多,而好项目是不愁融资的。”

甚至,早在2018年,王晓辉在参加某科研所交流活动时,就关注到了彼时仍是在读博士的张林峰分享的有关“AI for science”的研究分享,“他的研究在当时,以至现在都是非常巅峰性的技术创新,所以我很早就表达了投资意向,但当时他还没有回国。”

王晓辉表示,等到疫情期间张林峰回国创办深势科技后,好项目也引发了其他大资本的争夺,最后经过几轮争取,王晓辉才在天使轮投资了深势科技,此后,深势科技又获得了高瓴、经纬、启明、华为哈勃等机构的多轮投资。

对此,绿洲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津剑则表示,随着大量初创公司涌入AIGC赛道,截止2023年3月,过去三周时间,绿洲的团队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一天要看接近20个项目。

燃次元搜索“活动行”等平台,ChatGPT和AIGC占据热搜榜首,大大小小的“AIGC峰会”也少不了各大投资机构的身影。

图/活动行搜索页面 来源/燃次元截图

Xiao表示,在金融领域,总会有新的热点出现,而ChatGPT火热之下,“公司也会要求我们看AI赛道”,就在她负责的日本市场,她也观察到,“原本很多上市后半死不活的AI公司,一把火后很多大资金进来了。”

和Xiao一样,william告诉燃次元,虽然此前他一直关注AI赛道,但主要集中在人脸识别及自然语言处理方向,ChatGPT带起的AIGC热,让他开始调整关注重心,“现在我会多看聊天机器人的方向,还有基于AI大模型的新应用场景。”

而不论是早早布局AI赛道的投资人,还是刚刚调转目光的后来者,忙于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AI赛道掘金的同时,也因为部分蹭热度的创业项目“头疼不已”。

“现在很多初创公司,其实根本没有自己的技术革新,只是接入了ChatGPT,前端包装了一下,做了个UI设计,就上架苹果商店去售卖。”william直言。

这种“批皮”AIGC项目,缺乏技术壁垒和成熟的商业逻辑,更多得只是为了蹭热度谋取利益,“这种项目往往只需要问几句话,比如你的算法是什么?技术壁垒在哪里?就能试探出来。”william说道。

“以数字人为例,现在国内的创业项目都说自己是原创开发,实际上不少(项目)根本不是,最后都在拼低价,应用场景也有限,没太多可看的。”此前供职于国内某双币基金的小红书博主@昊昊来过 告诉燃次元,“AI赛道不缺资金,只是现在不少好项目都在海外。”

而要分辨蹭热度的创业项目,更直接的方法也许在于分辨创始人

王晓辉告诉燃次元,“过去资本喜欢大厂出身的创业者,现在资本更偏好连续创业者,毕竟过去的经历不会骗人,而在硬科技投资领域,我们更关注创始人是否有能力做出颠覆性的技术创新,并且把这些技术创新产业化。这样我们就会关注他们的科研背景,是否在国际顶级的科学期刊上发表过相关论文,是否是论文的主要作者,团队是否有商业化的能力等等。”

“但是在AIGC领域,我们更关注端到端的模型,希望有更多熟悉产业的人能够把人工智能的能力转化为高效的工具。”王晓辉补充道。

02 训练AI为自己打工

在ChatGPT掀起AI大模型创业热潮之下,烧得滚烫的AIGC,辅助投资人工作的价值来得更为直接易行。

“对我而言,ChatGPT简直是目前找研报(研究报告)最高效的搜索入口了。”未知资本常务董事william wong告诉燃次元,作为投资人,每天的必备工作就是查找行业研报,但在过去,要想对一个行业做深入的研究,需要切换多个浏览器,以及券商网站,去下载10份以上的研究报告。

“用ChatGPT搜索后,它可以自动抓取研报,起码能为我节省一到两天的时间。”william wong兴奋地表示。

“投资人都要学会训练ChatGPT为自己打工。”王晓辉告诉燃次元,“用ChatGPT可以把动辄几十页上百页的行业研报,抓取出重点,形成思维导图。”

王晓辉1991年毕业于当时为数不多能接触到投资知识的经管专业,在没有office软件的时代,王晓辉甚至需要花费2-3个星期的时间去搭建财务模型,现在有了AI工具,也让过去漫长的文件准备时间缩短了不少。

而除了用ChatGPT为自己打工之外,投资人们也在用AI代替设计、代码撰写等部分工作。

“ChatGPT能够代替一部分的设计人力。”王晓辉表示,因为训练ChatGPT所使用的数据源之一,就是Github,而Github是最大的软件开源社区,一些常见的程序,只需要输入需要的功能,ChatGPT就可以输出基础的代码,而不少软件公司已经在用ChatGPT提高软件开发人员的工作效率了。

“用AI来代替重复机械性的工作,也能帮助我们减少一部分的支出。”王晓辉说道。

和王晓辉、william一样,Xiao表示,除了用AI做文档摘要之外,在海外的英语交流环境下,ChatGPT已经成为了她的“私人秘书”,“用ChatGPT能够帮助校订语法问题,修正表述,用来写邮件非常好用。”

“事实上,也可以让ChatGPT扮演索罗斯、巴菲特等角色,它的逻辑很强,可以辅助决策。”@昊昊来过 补充道。

近日,根据英国一家金融咨询网站finder.com发布的实验结果显示,从3月6日开始,由ChatGPT推荐的38只上市公司所构建的股票组合净值在五周内上涨约4.9%,跑赢英国在线投资平台Interactive Investor所推介的10只热门基金产品(平均收益为-0.8%),部分欧美量化投资机构也正尝试使用ChatGPT构建投资策略。

图/ChatGPT关于投资的回答 来源/科林提供

显然,“精明”的投资人们用ChatGPT提升工作效率的“摸鱼”尝试,还有待更多的探索。

不过,@昊昊来过 亦直言,“虽然AI在辅助标准文书创作上已经很完美”,”但产出水平和调教水平、耐心、时间有明显的正相关性,但是不可忽视的是,“人工智能,也有局限性。”

“ChatGPT最大的问题就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对此,王晓辉吐槽道,“虽然ChatGPT用来查研报,给研报划重点真的能缩减不少时间,但是对于他抓取出的信息也需要二次确认,有时也会忽略部分关键信息。”

因此,对王晓辉而言,并不能完全依靠AI来代替日常的工作。

william亦表示,ChatGPT用来搜索行业研报确实“又快又全”,但有时“AI的查找角度和你想要的角度也许不同。”只能通过不断补充问题“引导”AI去找到更多的资料进行补充,“只能把他当做一名助手去训练。”

03 投资热潮?仍相对理性

资本对风潮的嗅觉,最为灵敏。

根据投资机构a16z统计,全球范围内,图像生成、文案写作和代码编写三类AIGC产品年营收都已超过了1亿美元;此外,AIGC独角兽估值一路狂飙,微软决定向OpenAI追加几十亿美元投资,OpenAI市值高达290亿美元;谷歌则向被认为是OpenAI竞争对手的Anthropic公司投资了约3亿美元。

根据彭博3月4日消息,Stability AI(Stable Diffusion 图像生成工具背后的公司)正寻求以近40亿美元的估值筹集资金,该公司2022年10月宣布获得1.01亿美元融资。专注AI写作的Jasper.ai2022年10月融资1.25亿美元,公司估值增至15亿美元。

AIGC热潮之下,投资人也应该是感受最敏锐的那一群人。但相较全球范围内,以及舆论的火热,国内创投圈的AIGC热潮真的来了吗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2023年AI文本/图像/视频生成领域相关融资共完成5起,公开披露融资额超8000万元,仅涉及深言科技、TIAMAT两个品牌。而其他企业或平台如6pen、draft.art、大画家Domo、盗梦师等,均未进入融资阶段。

同时,根据量子位数据,截止2023年3月,我国AIGC赛道受头部资本关注的机构均与AI大模型相关或与AI领军人物下场相关,其中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则宣布下一轮融资已被认购2.3亿美元,王小川融资5000万美元等等,而虽然多家机构明确提出要将AIGC作为主投赛道,但大部队仍处在观望状态。

来源/视觉中国

在积极看项目之余,William亦直言,“现在国内AIGC的概念还是偏早期,风口退去后的市场上是否仍有创业者继续坚持,才是我们想看到的。”

对此,Xiao则表示,虽然看了不少AI项目,但实际却还未下手,“我的投资理念是看商业价值(real business value),绝不是什么热就投什么。”

无论是William还是Xiao,身处AIGC热潮,谨慎的投资人们正在寻找“真正能为实体行业赋能的好项目”。

Xiao告诉燃次元,她现在正在关注一家AI数据模型优化传统工业测量流程的AI公司,“过去日本的建筑公司,由于多山地、坡地,所以测量非常依赖老设计师去手工测量,费时费力,只需提供初步测量数据,通过算法优化就能直接生成初版设计图。”对她而言,这才是真正的商业价值所在。

态度谨慎的投资人显然不止有William和Xiao,海外投资总监科林告诉燃次元,虽然频频关注AIGC的创业项目,但他目前暂时没有投资计划。

“现在国内的AIGC项目难以预测市场增量空间,甚至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出现,也有不少企业处于讲故事阶段,”科林表示。此外,国内有关AIGC的法律法规制定尚不完善,在监管的“靴子”未落地之前,AIGC行业显然仍具备高度的不确定性

不过,根据量子位估计,2023年我国AIGC赛道将迎来指数级增长的融资热,2030年AIGC市场规模将超万亿人民币,放眼全球市场,根据市场研究公司Brainy Insights预测,生成式AI的全球市场将从2022年的86.5亿美元增长到2032年的1886.2亿美元,年均增长率高达36.1%。

热潮之下,先登上AIGC这列快车自然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但用金钱来选择的投资人,也必须在选择项目的时候更为谨慎。AIGC的投资热潮,或许还算不上到来。

参考资料:

《中国AIGC产业全景报告暨AIGC+50榜单》,来源:量子位。

*题图及部分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科林、Xiao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