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孙燕姿的火爆:科技的魅力还是恐惧?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28 0 0
导读:01 在AI孙燕姿风靡全网络的时候,真正的孙燕姿却正挺着大肚子,在孩子们的日常琐事中忙得不可开交。可以想象,本就被孩子们搞得焦头烂额的她,此刻还得再出来处理这一科技与狠活,真是可谓是烦上加烦。 原本她想低调做个母亲,不过「江湖儿女,入了江湖就别…

01

在AI孙燕姿风靡全网络的时候,真正的孙燕姿却正挺着大肚子,在孩子们的日常琐事中忙得不可开交。可以想象,本就被孩子们搞得焦头烂额的她,此刻还得再出来处理这一科技与狠活,真是可谓是烦上加烦。

原本她想低调做个母亲,不过「江湖儿女,入了江湖就别想安静」。

那个名叫AI孙燕姿的歌手,是由Eternity L、罗伯特-x等up主通过开源技术自制并上传的。

这个技术有点像科幻电影里的情节,先通过收集原版孙燕姿的声音训练AI,然后用这个AI版孙燕姿去翻唱其他人的歌曲。

02

从孙燕姿的声明可推知,up主生成训练AI孙燕姿并没有取得孙燕姿本人的同意,没有获得孙燕姿的肖像和声音有关人身权的使用权。up主让AI孙燕姿翻唱的那些歌曲,应该也没有取得词曲版权方、录音制作者的授权。

这样一来,一旦被投诉,那些歌曲就会被网络平台下架。

但孙燕姿并没有在声明中表达太多的维权要求,反而是表达了她对AI技术的一些深思。是的,AI技术的迅速发展确实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从最初的不屑,到震惊,再到担忧,最后甚至有点毛骨悚然。

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我们的一些制度和规定是否能跟上AI技术的发展?未来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是否能规制得了未来的AI技术发展?

03

版权是保护人类文学、艺术、科学领域内有关智力成果创作的法律制度,AI技术对这方面的冲击是最大的。我们不得不再次考虑,真实的创造创作是什么样的?

AI现在能够快速通过学习海量相关信息,整合,分析出需求方命令所要求的信息,并按照逻辑以连贯的方式拼接组合成结果。随着训练次数越多,命令越准确, AI反馈的结果越复杂,越独特,甚至越让人震惊,它与人类的创作已没有什么差别,无疑是有创造性的智力成果,是创作的结晶。

相信很多人认为AI只能根据现有数据模仿人的行为、表达等技术层面,而无法像人一样有思想,有情感,所以AI取代不了人,只能取代人的一部分工作而已,且它会带来许多新的工作,就像计算机刚出现时一样。

可事实上,AI孙燕姿的大火,给了我们不一样的感受。

对于普通听众而言,AI孙燕姿唱得与孙燕姿本人区别不大,我听了B站上它的翻唱合集,唱腔充满了孙燕姿特色,除非专业人士,否则真听不出气息、情绪、呼吸的差别,我看有弹幕说,已有人将其作为循环歌单。

连孙燕姿在《我的AI》声明中自己都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缺乏情绪、感情对AI来说,可能只是短期内的现象。

看上去,这和人类的创作已经无法区分了。

除了音乐行业,包括媒体、法律、医学、会计等行业,不仅其中的重复技术工作部分,将来会被AI取代,一些思想的形成,观点的创造等工作部分也会被威胁,AI从助力创作逐渐转变为取代创作。

因为人类的进化创造速度太慢了,而AI生成速度太快了,效率太高了,预测能力太强了,人类到时只能望洋兴叹,有心无力。正如孙燕姿所说,「you are not special, you are already predictable and also unfortunately malleable」。

04

再回到版权问题。

现在世界各国的版权制度,都规定创造必须是由生物的人完成的才能享有权利,只有生物人才能享有版权,当然这里也包括生物的人使用AI生成的创作结果。

只要创作者不主动披露是AI生成的即可,一旦披露就不再享有权利。因为数字人、动物等非人类,不管做出多大创新智力成果都不享有版权。

总之,当前的版权制度认为,只有人类才能享有版权。所以,如果是AI创作的内容,版权应该归使用AI的人所有。

例如,AI模仿孙燕姿创作了一首歌,AI和孙燕姿都不享有歌曲的版权,而是由使用AI的生物人或者给AI 下指令的生物人享有权利和收益,同时承担责任和风险。

05

未来,如果都是AI创作的内容,或者大部分是AI创作的,那么版权制度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届时,大部分内容是由不享有版权的AI创作的,是可以自由传播和利用的,版权制度的用武之地还有多大?

06

除了版权制度,还有很多社会制度都会受到AI技术的冲击。

任何技术的不受控制和滥用都将带来很多道德和法律风险,AI技术也不例外,值得全世界各个国家重视并制定法律进行规制。

最近,有一则AI电信诈骗新闻被广泛转发,骗子通过冒充受害人熟人的语音和面容让受害人信以为真,通过微信视频进行联系,让受害人不疑有他。

AI换脸技术中的Deepfake技术,只需要一张正脸照片,就能够将视频中的人脸进行置换,并在视频聊天中实时换脸,让照片根据人脸做动作,挤眉弄眼。声纹模拟技术模拟的口音语气也都不是问题,如果AI使用者再掌握受害者足够多的个人信息,那么掌握了高科技的骗子真是令人胆寒埃

07

孙燕姿在《我的AI》声明中如是说:「你跟一个每几分钟就推出一张新专辑的人还有什么好争的。」

语气里,有无奈,似乎还有解脱。

人类和AI 没什么好争的了?真就这样了吗?

真就这样了吗?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