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真的开始害怕AI了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33 0 0
导读:ChatGPT 发布半年后,人类终于意识到,世界已经彻底改变了。 这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迅猛,更让人措手不及。 劳动者,学者,技术专家,NGO,政府,人们不得不作出应对。 这是传出哀嚎声的一周。 01 灾难片的开头日,常被打破的声音 好莱坞最著名的剧作家…

ChatGPT 发布半年后,人类终于意识到,世界已经彻底改变了。

这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迅猛,更让人措手不及。

劳动者,学者,技术专家,NGO,政府,人们不得不作出应对。

这是传出哀嚎声的一周。

01 灾难片的开头日,常被打破的声音

好莱坞最著名的剧作家们,冲上街头,堵在 Netflix、迪士尼、派拉蒙和亚马逊公司门口。

长达 6 周的谈判失败了,他们发现自己成了 AI 的替代品。这是好莱坞 15 年来唯一一次罢工运动。

前所未有的,人类第一次因为 AI 大规模罢工抗议。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制片厂们早有应对计划,他们询问咨询公司,「如果罢工发生,启用 AI 系统创作剧本,最快要多久?」

咨询公司说:「他们是认真的。」

《美国医学会杂志》刊发研究成果:在线盲测,ChatGPT 回应病人咨询的得分,高于人类医生。

他们用来测试的甚至不是最新的 GPT-4。

在评分结果中,ChatGPT 获得好评的数量是人类医生的 4 倍。只有 4.6%的人类医生获得了「富有同情心」的评价,相比之下,ChatGPT 是 45%。

IBM CEO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IBM 大约 7800 个岗位将在 5 年内被 AI 和自动化工具取代。他宣布 IBM 将暂缓招聘非直接对接客户的岗位。

早在 2 月,他就曾表示 AI 会取代文职白领工作,4 月他提到 AI 会在降本增效中扮演重要作用。

世界经济论坛(WEF)公布一份调查结果:因为 AI 技术的出现,2027 年之前,全球劳工市场将陷入前所未有的「动荡的新时代」

美国将减少 1400 万个就业岗位,全球范围内,8300 万个岗位将会消失。

美国政府紧急召集了人工智能公司的领袖们去白宫开会。参会的有微软、Google、OpenAI 和 Anthroic(ChatGPT 和 Bard 的有力竞争者)。

不到一个月前,拜登才刚刚对媒体说他看不出来「人工智能是否危险」,「这有待观察,可能会(有危险)。」

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主席莉娜可汗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署名文章,强调必须加强对生成式 AI 的监管。她认为 AI 技术已经暴露出了一些风险,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会被强化,LLM 接受不受审查的数据库训练,存在巨大的偏见、隐私等风险。

经济学家 Michael Schwarz 表示,「我确信 AI 将被不法者利用,造成真正的损害。」

他的另一个 title 是微软首席经济学家。

三月底,GPT-4 刚刚发布时,马斯克等人闹剧般叫停 AI 研发的联名,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所有人都在为技术的进步感到兴奋。

一个月后,「深度学习三巨头」中唯一没表态的 Geoffrey Hinton宣布离开 Google。他为毕生的 AI 研究感到懊悔和害怕。

现在他拉响了警报。

02 剧作家的愤怒,萨拉热窝的枪声

贝弗利山庄,日落大道的交通陷入混乱。

Netflix 大楼外,好莱坞的编剧们举着标语在呼喊,汽车鸣笛响应,咒骂声与狗吠声此起彼伏,电视台的直升机在空中盘旋拍摄。仿佛电影里的情节,真实地发生在这个全球影视行业的中心。

类似的场景在各处上演。

派拉蒙门口聚集着 400 多位作家和演员,他们把派拉蒙著名 IP 改成了口号:卑鄙的你(Despicable You)。

《守望者》的编剧和《星际迷航》的编剧在 Amazon Studio 门口游行。

迪士尼门口更多是刻薄的声音,抗议标语上写着:「我们所要求的不过是杯水车薪」。

更有创意的一条:「我闻到老鼠的味道」。

矛盾在两个团体间爆发。

由一万多名编剧组成的美国编剧工会(WGA)与制片厂联盟(AMPTP)坐到了谈判桌上,最初是为了商谈工会编剧的新合同,前者想要为编剧争取更合理的薪酬。

后者包括迪士尼、奈飞、苹果、亚马逊等电影制片厂和流媒体公司。

令 WGA 没想到的是,制片方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WGA 希望行业规范 AI 在其工会项目中的使用,认为AI 不能编写或者改写文学材料,更不能拿作家们的作品去训练 AI。

但是制片方拒绝了这个提议,他们告诉 WGA,AMPTP 每年都会召开关于技术进步的例行会议。

「作家是因为他们能够表达人类经历的能力而受到重视,现在你告诉我机器能够做得更好,这不仅是荒谬的,更是极大的侮辱。」《11.22.63》的编剧昆汀皮尔普斯说。

最初他们希望争取更公平的报酬,证明编剧们对制片厂而言具有巨大的价值。但谈判后,编剧们惊讶的发现,制片厂更愿意把他们当成「临时工」。「他们希望一次雇佣我们一天,一次一个草稿,用完即走。」《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和《阿拉斗的编剧 John August 说,「人工智能能帮他们实现这样的(劳工)模式」。

「那些据说会激发创意的工具,变成了取代作家的工具。」

编剧们认为,AI 技术现阶段无法取代专业编剧,但制片厂的目的,是「用科技的幻想来贬低我们的价值,减少我们的薪水」

但现阶段直接开始启用 AI,也会给编剧们带来职业认知的问题。制片厂可以让 AI 完成 80%的内容生成,然后雇用「临时工」编剧完成剩下 20%的打磨修改工作。

那么剧本的创作者究竟是谁呢?

法律角度来说,制片厂聘请作家,作家应该是人。但在编剧们看来,制片厂似乎刻意地忽视了这点。

「AMPTP 的意思是,『不不不,不一定,我们可以明年再讨论这个问题』」。

然而继续拖下去,编剧们只会越来越身处劣势。

「我绝对可以保证,已经有人开始让 AI 写剧本了。并且罢工持续的时间越长,就有越多的资源投入到这项举措中。」人才律师 Leigh Brecheen 说道。

03 「动荡的新时代」,似乎已经开始

与此同时,更多的声音正在出现。

儿童文学作家 Kelly Yang 和小说家 Hari Kunzru 都响应了好莱坞剧作家的抗议,他们认为如果 WGA 能够在这次抗议中获胜,这将会为其他领域作家提供保护,「因为在 AI 面前,我们没有任何防护」。

「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我跟担心行业的方向」。

多个好莱坞著名的脱口秀,包括 Jimmy Fallon、Jon Stewart、Seth Meyers 等都宣布停更,相应编剧的抗议。

科幻杂志 Clarkesworld 在 5 月刊上使用了 AI 绘图的封面,网友发现并指出其中的细节问题。

杂志出版人 Neil Clarke 不得不为此道歉,并迅速将封面图替换为下面这张。

阿根廷配音演员 Alejandro Graue 感到奇怪。他一直参与着一个数百万粉丝油管账号的配音工作,已经持续了半年时间。

但是当他短暂地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他再也没有接到频道的配音订单。打开 YouTube,他发现这个频道开始使用 AI 为视频配音。

「我为我的未来感到害怕」,他说道。

时尚营销平台的创始人 Shea 从 1 月开始在工作中引入 ChatGPT,她很快用 AI 取代了在自由职业雇佣平台 Upwork 招募的三位内容作者。「我从没有招到过比 ChatGPT 更好的作者。」

几个月来,她再也没有在 Upwork 上找过自由职业者。

而 Upwork 上的自由职业者们也大量使用 ChatGPT 生成内容应对订单。一些自由职业者害怕失业,一些客户对 AI 生成的低质量内容感到绝望,而 Upwork 这样的平台已经被 AI 搅得一团糟。

类似的案例我们之前也有报道过。

04 白宫在行动,拜登体验ChatGPT

当地时间 5 月 4 日,拜登在白宫会见了微软、Google、OpenAI 和 Anthroic 的 CEO。

他向 CEO 们强调,在发布之前,必须确保他们的产品是安全的。

拜登个人已经使用过 ChatGPT 并且进行了一些试验。他告诉白宫官员,必须减轻人工智能对个人、社会和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风险。

与会者包括Satya Nadella、Sundar Pichai、Dario Amodei 和 Sam Altman。白宫方面,参会者包括副总统哈里斯、幕僚长、国家安全顾问等要职人员。

Sam Altman 在会后对媒体表示,「我们在需要做的事情上意见一致,这令人惊讶。」

扎克伯格并没有受邀参与这次 CEO 会面。据 CNN 从政府官员处获取的信息,「这次会议的焦点是目前在这个领域处于领先的公司,尤其是已有消费者产品的企业。」

CNN 报道称:「Meta 拒绝就此事置评。」

数小时前,白宫发表声明:《拜登-哈里斯政府宣布新的行动,以促进负责人的人工智能创新,保护美国人权和安全》。除了一系列对于 AI 监管的方案,声明还提出政府会拨款 1.4 亿美元建立 7 个国家级人工智能研究所,用于促进高校、联邦机构和科技行业之间的合作。

美国政府还宣布,重点 AI 企业,包括 Anthroic、Google、微软、英伟达、OpenAI、Stability AI 和 Hugging Face,将在由 Scale AI 开发的评估平台上,进行 AI 系统的公开评估。他们将保证测试系统独立于政府和模型开发企业之外,以保证评估的有效性。

05那个十字路口,依然是这个时代的终点

兴奋、恐慌、愤怒和绝望,情绪在蔓延。

回头看 AI 疯狂迭代发展的数月,冰山之下是技术揭示出的阴暗一面:所有为所欲为的贪婪,将一切抛之脑后的竞跑,所有那些如获至宝的色情图片,放肆生产的虚假消息,还有无处不在的让既得利益者自以为无所不能的权利幻想。

劳动者的抗议和政府的监管,不过是外部的约束。技术揭示的问题,理应有技术的解决方案。

但我们似乎还看不到清晰的路径。

有的只有一些历史片段,一些过去被验证成功的经验,一块早已被遗忘的路牌。

十多年前那次伟大的人机交互革命,诞生在这个路牌之下。

"Technology alone is not enough."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