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等人工智能令投资者疯狂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29 0 0
导读:编译 |豆豆 编辑 |龚岩 自从ChatGPT去年11月发布以来,该迷你行业已经打破了科技业整体的下滑趋势。几乎每周都会有基于大模型(赋予ChatGPT等AI以智慧的大型复杂算法)的生成型AI(人工智能)发布。2月24日,Facebook母公司Meta发布了名为LLaMA的模型。据报…

编译 |豆豆

编辑 |龚岩

自从ChatGPT去年11月发布以来,该迷你行业已经打破了科技业整体的下滑趋势。几乎每周都会有基于“大模型”(赋予ChatGPT等AI以智慧的大型复杂算法)的“生成型”AI(人工智能)发布。2月24日,Facebook母公司Meta发布了名为LLaMA的模型。据报道,特斯拉和推特的老板伊隆马斯克也想创造一个不像ChatGPT那么警醒(Woke)的AI。还有一类是英国企业家Ben Tossell维护的模型,其中刚刚加进了Issaac Editor(“艾萨克编辑”,可帮助学生写论文)和Ask Seneca(“问问塞涅卡”,能回答基于司多葛学派哲学家著作的问题)。已有一亿用户的ChatGPT也许被人们谈论得最多,对话得也最多。而Tossell先生的数据库则揭示着,生成型AI的实际动作存在于由大模型赋能的各种形态的非聊天服务中。

每个大模型都是经由文本、图像、声音文档或其他数据训练过的。这使得它们能够理解自然语言指令,并给出文本、艺术或音乐形式的反溃尽管这样的系统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但还是要靠ChatGPT这样面向消费者的服务来俘获全世界还有投资者的想象力。就像风险投资公司Index Ventures的Mike Volpi指出的,在受到加密货币崩盘和源宇宙破灭伤害后,他与科技投资人同行们此时恰好正在寻找下一个高增长目标。此外,大模型使得在网络浏览器和智能手机上(甚至还不限于此)打造新的服务和应用变得很容易。另一家风险投资公司Accel的Steve Loughlin说:“你可以打开笔记本电脑,注册个账户,马上就能与模型开始交互。”

资金正在大量涌入。据报道,在早期的10亿美元投资以外,微软今年1月又在ChatGPT背后的初创公司OpenAI身上投了100亿美元。据另一家风险投资公司NfX的Pete Flint点数,现在已有超过500家生成型AI初创公司。即使不包括OpenAI,这些公司的总筹资额目前也已超过110亿美元。Volpi先生将其称为“寒武纪大爆发”。

那么哪家生成型AI平台能赚大钱呢?这是个令科技圈挠头的问题。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Martin Casado和同事们近期在博客中写道:“该行业是否会形成一个长期的、赢家通吃的态势,并不明确。”许多初创公司提供的是仿效他人的观点,更像是特色而非产品。甚至资源密集型的大模型最后也可能变成低利润率商品:OpenAI自主知识产权的GPT-3.5仍然领先,但其他开源的竞争对手落后得也不多。

生成型AI同时也正在陷入法律雷区。这些模型经常把事情搞错,甚至可能会翻车。微软正在使用OpenAI技术为其Bing搜索引擎开发聊天机器人Sydney。它已经辱骂了一些用户,并至少已对一个人示爱(此后它被管得更严了)。AI平台对于社交媒体平台受到法律保护的障碍也很头疼。被用于已有模型训练的网络内容未经授权或补偿,其著作权人正在竭力反抗。照片图库Getty Images和很多个人艺术家已就Stable Diffusion等公司的AI艺术生成器提起法律诉讼。Stable Diffusion公司声明会“严肃对待这些情况,正在审阅文件,并将做出相应回复。”新闻媒体也很害怕AI攫取其文本内容。

对于广受关注的今年晚些时候的GPT-4大模型升级发布,OpenAI已经开始低调处理了。这无法抑制风险投资公司等对于生成型AI的渴望。对于厌恶风险的投资者,目前最安全的投资对象是对于训练和运营大模型有充足处理能力的供应商。今年以来,设计用于AI应用芯片的Nvidia公司股价已上涨60%。云计算服务商和数据中心地主们也在摩拳擦掌。无论最后哪家AI平台能够领先,在掘金热潮中卖凿子和铲子总不会错。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提供或赖以作为投资、会计、法律或税务建议。)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