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带来的变革与挑战:上班族的最大竞争对手,可能是AI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33 0 0
导读:最近有两场大地震,一个发生在我们熟知的土耳其,还有一个不那么吸引关注,但其影响力或许比土耳其地震还要强烈,这就是ChatGPT。 ChatGPT的登场,可谓是惊艳了无数圈内人,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形容它不亚于互联网的诞生;科技巨头谷歌也如临大敌,直观地反映…

最近有两场大地震,一个发生在我们熟知的土耳其,还有一个不那么吸引关注,但其影响力或许比土耳其地震还要强烈,这就是ChatGPT。

ChatGPT的登场,可谓是惊艳了无数圈内人,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形容它不亚于互联网的诞生;科技巨头谷歌也如临大敌,直观地反映到股价上,那就是市值的暴跌。

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也普遍看好这项人类对AI的新突破,360的周鸿伟称ChatGPT潜力无限,搭不上车的企业可能会它淘汰。

一夜之间,沉寂许久的互联网行业,又重新迎来了嘈杂。

对普通人而言,ChatGPT短期来看似乎有些言过其实,大部分的人依然还是照常上班,每天的工作生活依旧,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但技术革新的蝴蝶效应,往往是超乎想象的。

以我个人的理解能看,ChatGPT首先是人工智能的一次里程碑式成长,尽管眼下来看它似乎只是一个聊天对话框,离我们想象的人工智能还有所差距,但实际上,ChatGPT已经开始像人类一样,去理解这个世界,并且能够对人类的指令作出相当精准的反溃

仅此一点,ChatGPT就足以在宏观意义上“替代”许多人的工作岗位。

过去我们提到AI,总是认为它还是未来的产物,眼下的AI只能执行一些相当简单的指令,例如放歌、订闹钟、拨打电话和打开APP,但ChatGPT则不痛,它几乎相当于AI正式进入青少年期,它的智力水平和表达能力甚至比许多人类还要优秀。

这也意味着未来真正意义上的“完全体AI”已经不远,届时AI将会广泛取代人类,成为主力生产劳动力的时候。

最直观的代表,那就是以文字工作者为主体的各类新闻、甚至是内容创作平台,都将最先被ChatGPT所取代。

最知名的段子或许就要属ChatGPT模仿胡锡进写文章了,过去老胡的文体一直以来被各种网友所模仿,但如今随着ChatGPT的出现,它能够更为精准地模仿老胡的文体,甚至表达的比老胡更好。

试问这样一个“怪物”的出现,怎么能不颠覆传统的媒体工作者?

就在很多人以为ChatGPT跟我没关系的时候,美国那边已经引发了连锁反应。

据传美国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因引入ChatGPT协作创作,直接裁员12%;又例如,亚马逊和苹果等科技巨头,也开始利用ChatGPT来编写代码,制作PPT等等。

更加具有爆炸性新闻的是,ChatGPT还通过了全美职业医师资格考核,这意味着将来医生和教师等高知职业也无法幸免。

就目前的影响来说,ChatGPT将能够完全或部分替代医药健康、程序员、文案、编辑、新媒体等职业,以今天人们对于AI的理解,总认为文字表达是AI最不可能替代的,但ChatGPT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AI最容易替代的,反而正是我们传统上认为AI无法替代的职业。

随着未来AI技术的进一步普及和提高,越来越多的高级学历工作者,可能被迫面临更高维度的竞争,去和AI竞争一份工作,甚至还要试着学会去超越它。

当然,AI的出现会颠覆一些行业,但也必然会带来一些新的工作岗位,这也并不意味着人类就此出局了,AI未来势必将人类从平庸的工作中解放出来,然后投入到更具创造力的工作当中去。

但这仅仅只是理想中的情况。

考虑到庞大的人口结构和就业问题,AI在短期内势必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就业混乱,加之AI的高效和协同能力,甚至可以24小时全天候服务,这样的超级工作软件,势必会让许多人感到头痛不堪,而为了解决更大的就业危机,AI在一些地方是被禁用,还是欢迎,也同样是一个大大的未知数。

从全球工业化来看,包括我们现在所经历的,其实正是欧美之前所经历的,随着欧美的人工成本增长,工业化转移到了亚洲新兴经济体。

而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

国内的工业化规模虽然庞大,但质量却相对偏低。例如发动机、高端机床和仪器设备都依赖进口,而我们的整个教育体系,都是以考试为核心的,这也就导致了当我们要面对和AI竞争的时候,我们必然失去了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创造力。

在规模化的教育体系下,我们的人才其实并没有很强的创造能力。因此,当欧美的机器越来越像人类的时候,而我们这比的人类却越来越像机器,每天二点一线,不管是工厂还是写字楼,都做着几乎是流水线一样的重复性劳动。

我们需要知道,人工智能的终极,无非就是以替代人类的形式来服务于人类。

未来,如果类似比ChatGPT更高级的AI出现,那么它对我们的负面影响不可谓不大,它不单单会替代编辑、助理、码农、医疗、教育、窗口岗位等平庸劳动力,也必然会进入工厂,取代庞大的流水线工人。

在这样的技术迭代的浪潮下,我们该如何选择呢?如果紧跟潮流,我们的大量就业人员就难以适配AI后的时代,如果不跟AI,未来就有可能被落下。

要知道,人类的迭代速度远远跟不上AI的迭代速度,不管是自动驾驶还是类似于ChatGPT的回答,人类在学习新知和新技能方面,都远远不如AI强大。

因此,在现行的教育体系下,AI对我们的影响,远远大于AI对欧美的影响。

目前,我们正在面对智能化浪潮和被动去工业化的双重夹击。加上社会福利较为单薄,不管我们怎么努力,怎么吃苦耐劳,我们都无法和一个机器人去竞争,你再怎么吃苦耐劳,也很难和一个全天24小时为你服务的AI竞争。

这是最大的危机。

正如一些目前我们的建筑行业那样,明明可以用机器,却依然要用人工,这不是说我们的人工比机器更厉害,而是为了促进更多的人就业。

从这个角度讲,未来当我们面对ChatGPT的冲击时,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我们还能继续主动淘汰“AI”吗?

这似乎不大可能。

在提高效率和促进就业面前,这个问题恐怕会继续困扰着我们每一个人。

短期来看,ChatGPT就是对“平庸者”的持续暴击;和所有的新技术一样,我们如何使用它,取决于我们想成为怎样的人。

有的人利用它写代码,有的人利用它写文本、还有的人利用它学习知识,应对各种职业考级;但也一定有人会利用它来娱乐,消遣、打发时间。

我们每个人对ChatGPT的利用,完全取决于我们的个人认知范畴,而ChatGPT的出现,将会进一步加剧互联网的马太效应,让优秀的人更优秀,而平庸的人,可能会愈加平庸。

而如今,ChatGPT在欧美已经掀起了浪潮。

ChatGPT自去年11月发布,仅仅两个月后,其活跃用户就已经达到一亿,打破了过往记录,抖音国外版用了九个月,instagram则用了两年半,到今天,每天都有3000万人在使用ChatGPT。

ChatGPT可以给你解释物理概念、脑暴生日聚会的点子、甚至可以帮你编程、改代码,它还可以瞬间生成一些看似需要创造力的东西,例如小说、散文、笑话甚至是诗歌。

尽管主流的叙事都通常把AI看作是人类的伙伴,它能够让我们更好地工作,更好地生活,还能够帮助我们提高效率,但另一个问题在于,当ChatGPT变得越来越高效的时候,它是会将人们从“毫无意义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还是会让这些工作变得越来越繁琐,要求越来越高?

更重要的是,这种技术会带来的社会变化,如果AI真的完全实现,它可能会重新塑造人类今天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打破资本主义。

不论未来的AI发展成怎样的形态,我们都必须要确保的是,它都要建立在一个更加平等和公平的财富分配的基础之上,其中不再有超级富豪或愿意做家务的绝望穷人。

就这一点来说,AI的出现似乎让我们的美好愿望朝着反方向前行。

我们期望人类能够和AI协同合作,帮助我们处理更繁琐的工作;但现实情况却是,当AI能够取代一部分工作岗位的时候,这部分工作岗位的员工,就会第一时间被无情替代。

然后,他们应该去干什么?被AI替代后,他们还能干什么?

end.

作者:罗sir,新青年的职场内参。关心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关注我,把知识磨碎了给你看。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