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ChatGPT概念股回调!资本变冷静?AI企业态度现分化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33 0 0
导读:ChatGPT概念股的持续火热,让二级资本市场对原本已入冬的人工智能行业重燃热情。在1月30日A股开盘到2月15日的13个交易日期间,云从科技股价累计涨幅达到110%,格灵深瞳股价涨幅超过51%,寒武纪、科大讯飞股价上涨超过46%和34%。 但随着市场这股狂热劲头过去…

ChatGPT概念股的持续火热,让二级资本市场对原本已入冬的人工智能行业重燃热情。在1月30日A股开盘到2月15日的13个交易日期间,云从科技股价累计涨幅达到110%,格灵深瞳股价涨幅超过51%,寒武纪、科大讯飞股价上涨超过46%和34%。

但随着市场这股狂热劲头过去,相关概念股也开始集体降温。2月16日,格灵深瞳、云从科技、科大讯飞和寒武纪都迎来了1月30日开盘后的最大跌幅。截至当日收盘,云从科技股价下跌11.07%、格灵深瞳股价下跌10.7%、科大讯飞跌4.51%,寒武纪下跌9.65%,在港股上市的商汤科技股价下跌2.93%。

“目前主要是搜索引擎亲自下场,其它企业观望为主。聊天机器人目前仍处于实验室阶段,难以找到大规模落地的应用场景,许多公司主要是借机蹭蹭热度。”2月16日,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华夏时报》记者如此说道。他认为,“国内与ChatGPT的技术仍存在很大差距,表现在算法、算力和数据三个方面。其中差异最大的是算法,ChatGPT基于GPT3.5算法模型,这一算法模型独一无二,其它企业难以仿造。”

语音语义企业积极参赛

ChatGPT引发的AI热潮,为陷入寒冬的AI行业带来了久违的阳光。在AI企业中,主要从事智能语音语义、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研究的企业对ChatGPT的相关技术和布局态度颇为积极。

2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科大讯飞董秘办,相关人士表示,ChatGPT主要涉及自然语言处理相关技术,属于认知智能领域的应用之一,科大讯飞在该方向技术和应用已有长期积累。“如讯飞语音合成、虚拟人相关技术都属于AIGC领域,同时讯飞也布局了基于一系列模型的文图生成、对话生成等技术方向。”他说道。

在微软、谷歌、百度、阿里巴巴等国内外科技巨头纷纷在今年2月官宣入局或加码ChatGPT的背景下,国内人工智能语音语义企业中的领头羊科大讯飞也在近日宣布正式参赛。2月8日,科大讯飞回复投资者称,科大讯飞在去年12月已进一步启动生成式预训练大模型任务攻关,公司将在今年5月落地的AI学习机产品中,搭载类ChatGPT技术。

事实上,开年以来科大讯飞股价出现明显上涨。自1月30日至2月16日收盘,科大讯飞股价累计涨幅达到34%。而在此前,其股价已经自2021年6月开始陷入一年多的低迷期。

不过,张孝荣认为,科大讯飞一直做的是语音处理业务,有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经验和技术积累,可以推出聊天机器人产品,但没有ChatGPT类似的技术。他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科大讯飞即将推出的“类ChatGPT”技术有两种可能,即自己的传统技术路线,或基于GPT2.0开发的模型。“无论是哪一种,恐怕跟ChatGPT都有较大不同。”

除了行业巨头,思必驰、追一科技等主攻自然语言交互、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的AI企业,也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期待在这次大赛中赢得一席之地。

思必驰研发总监樊帅在2月16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技术的迭代发展来看,ChatGPT本质是一个统计类的深度学习对话通用大模型。思必驰算是国内最早一批去进行统计类的对话模型的产业化研究的公司之一,并且在大模型技术、对话智能技术、多模态交互技术等多个方面都已取得很大的发展成果。

“ChatGPT最基础的都是我们已有的深度学习技术和自然语言处理当中的技术,尤其是对话智能技术。目前ChatGPT还是以文本机器人的形式出现,我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一定会往语音对话机器人、多模态交互机器人进阶。”樊帅说道。

对于ChatGPT的竞争格局,追一科技CEO吴悦认为,ChatGPT带来的底层技术革命影响巨大和广泛,不会一家独大赢家通吃,与此同时技术壁垒和门槛的原因不会出现红海竞争。各行各业都有机会抓住ChatGPT的技术红利。“大厂对标完整复制ChatGPT,创业公司可以基于语言理解、表达的组织能力再结合领域内知识的形式复制,形成领域或者行业ChatGPT。”

计算机视觉企业态度分化

不过,相对于直接坦言自己即将推出相关产品的语音语义AI企业,以计算机视觉业务起家的企业对于ChatGPT概念的态度则出现分化。

根据IDC发布的报告,2022年上半年商汤科技、旷视科技、海康威视、创新奇智和云从科技占据了国内计算机视觉市场42.3%的份额。

其中,商汤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2016年起,商汤科技开始全面布局AIGC方面的各个技术领域,包括文字、语音、图像、视频、代码、三维人物动作等多模态的数据分析和内容生产。旷视研究院基础科研负责人张祥雨则认为,在能力上ChatGPT 背后的关键技术底座是生成式大模型,而模型设计能力是旷视研究院多年以来积累的核心能力。云从在回复投资者时表示,公司在技术研究方面一直保持较大投入,在视觉、语音、NLP等方向上都在实践类似于ChatGPT的“预训练模型+反馈调优”的技术路线。

不过,近日部分AI企业因股价异常波动收到了监管函。多家AI公司也均对记者表示,现阶段有关ChatGPT的话题不便接受采访。

而同样以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的AI公司格灵深瞳却直接否认了自己在ChatGPT领域的布局。随着ChatGPT的火热,格灵深瞳股价在1月30日到2月10日的十个交易日内,涨幅接近55%。2月12日,格灵深瞳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目前业务与从事自然语言处理的公司存在差异,现阶段不具备提供ChatGPT相关产品和服务的条件和能力。

“截至公告发布当天,公司未与Open AI开展合作,其ChatGPT的产品和服务未给公司带来业务收入。公司认为整个AIGC领域的发展速度和阶段性效果需要冷静分析、避免短期盲目过热。”格灵深瞳如此表示。

张孝荣也认为,上述AI公司的主营业务技术路线和应用领域与AIGC有根本性不同。“AIGC目前主要应用是AI生成文字、图片和视频等,代表性产品是ChatGPT,解决自然语言处理任务,输入文字即可自动作画、写文章。而上述公司主营AI业务是做视觉识别,这项技术是利用机器从形状、颜色、长度、宽度、长宽比来确定被识别的目标是否符合标准,最终定义出一系列的规则来进行目标识别,多用于安防监控领域。”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这样说。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