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们让他们跳舞”,微软CEO向谷歌宣战:OpenAI下一代模型将是搜索规则的改变者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30 0 0
导读:每经记者:文巧每经编辑:高涵 当地时间2月7日,微软宣布推出最新版本Bing(必应)搜索引擎和Edge浏览器,新Bing将以类似于ChatGPT的方式回答具有大量上下文的问题。由此,微软向老对手谷歌发起最新挑战。 发布会后,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接受了外媒The Verge…

每经记者:文巧每经编辑:高涵

当地时间2月7日,微软宣布推出最新版本Bing(必应)搜索引擎和Edge浏览器,新Bing将以类似于ChatGPT的方式回答具有大量上下文的问题。由此,微软向老对手谷歌发起最新挑战。

发布会后,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接受了外媒The Verge的采访,围绕人工智能的未来、微软与OpenAI的结盟、微软和谷歌的竞争等热门话题进行了一场深入的对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总结了六大看点。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谈Bing+ChatGPT:搜索平台的变革

对于这场发布会,纳德拉表示,“这一重大宣布是关乎最大的软件类别加入新一代人工智能的搜索的一次重新思考。这是一个(搜索)平台的变革,从现在开始,包括核心排名在内的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重新想象。”

纳德拉认为,加入ChatGPT功能的Bing不仅仅是一个搜索引擎,更是一个答案引擎。

他表示,“用户可以用自然语言进行提示或提问,而且可以很长。你会得到一个很好的答案,然后可以以提示为基础或根据上下文进行对话。因此,新的必应将要引入一个比ChatGPT更复杂、更庞大的下一代模型,并将其根植于搜索数据中。”

谈与OpenAI合作:既有投资回报,也有商业回报

据The Verge报道,实际上,微软已经与OpenAI合作了将近四年,但并未选择收购,而是对其进行了巨大的投资。拥有世界上最大软件类别的微软,为什么要与外部技术供应商合作?纳德拉在采访中给出了明确答复。

“首先,大家要记住微软和OpenAI的关系。微软跟OpenAI的合作有很多方面,我们在过去四年中所做的最重要的,是构建OpenAI所基于的核心基础设施,包括这些大模型和培训基础设施,以及非常规的云基础设施,”纳德拉说道。

“我们必须对Azure进行改进,使其拥有专门的AI基础设施,OpenAI就是在该基础设施上构建的。然后,我们将这些大模型整合到产品中,并将这些大模型植入Azure AI(并提供给其他企业),”纳德拉补充,“在所有这一切努力中,我们既有投资回报,也有商业回报。因此,我认为我们有能力成为合作伙伴。”

纳德拉同时提到,Inception和Character.ai也在使用微软的Azure基础设施,未来还会有更多企业使用Azure。“我们感到非常兴奋,”他说道。

谈与谷歌的竞争:是我们让他们“跳舞”

在谈及与谷歌的竞争时,纳德拉承认,谷歌搜索以巨大的优势主导了这个市常

“我们希望拥有两个或多个搜索引擎不仅仅是我们,还会有其他竞争对手通过更均匀地分布搜索份额,它会帮助生产者从多个来源获得流量。如此一来,广告商会获得更好的定价,内容生产者会赚更多的钱,用户也会获得很大的创新,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一天。”

对于Edge浏览器,纳德拉表示,在Windows上,谷歌赚的钱比整个微软都多。“因此,如果我们获得一些额外的份额,无论是对于我们的浏览器还是搜索引擎,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所以,让我们首先构建一个在市场上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它可以真正地满足用户的需求。”

近期,微软和谷歌宣布了在Chromebook电脑上安装Microsoft 365软件的合作。

对此,纳德拉表示,谷歌在搜索领域扮演着重磅角色,“我非常钦佩谷歌和他们所做的一切,但我想让人们知道,是我们让他们‘跳舞’,”他说道,“今天,是微软带来了更激烈的搜索竞争,我已经做了20年,也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时刻。”

微软Edge浏览器可以聊天,规划行程 图片来源:微软官网

谈下一代模型:搜索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在访谈中,纳德拉提到了与OpenAI的下一代模型,但并未直接透露模型的称号。

“它已经完成了,我们将其称为普罗米修斯模型。我们对该模型做了很多工作以使其在搜索中立足。当我在2022年夏天第一次看到原始模型时,我认为这是搜索类别方面的游戏规则改变者,我甚至担心Azure是否能拥有这个模型的API,”他感叹道。

在谈及下一代模型和微软的相关性时,纳德拉难掩兴奋地表示,“在这里,我看到了两件事,一是它是绝对的新技术,建立在云之上。所以这是我们已经具有相关性的一个地方,因此会有下一代云。其次,在搜索方面,我们已经有了盈利的业务,但份额很小,所以我每天都想要更多的用户和更高的毛利率。我确实看到了我们在这方面取得真正进展的巨大机会。”

纳德拉认为,在搜索平台的变革中,必须发生两件事。“你必须重新设计你的每一个产品,就像微软不得不转向云计算,我们必须在Azure中重建一个新的核心;你还必须考虑商业模式。从拥有高毛利率的高份额服务器业务,到仅有四分之一利润率的云业务,这很苛刻,但我们做到了,”他说道。

在如何发展和保持生态系统活力,以及潜在知识产权风险的问题上,纳德拉表示,搜索需要被合理使用。“但归根结底,我认为如果没有法律框架以及最终受益的经济激励措施,任何这一切都无法实现,”他说道。

引入了Chat GPT的Bing 图片来源:微软官网

谈保护内容生产者的利益:一切都是可链接的

在传统的搜索模式中,如果你向搜索引擎提问,它通常会提供一个链接列表,有时可能会反馈一些片段提示。如果你访问搜索结果中的某个网页,该网页的创建者可能会获得一些广告收入或其他收入。

但现在,搜索引擎根据已有的信息对模型进行了训练。微软如何确保Bing像传统搜索引擎一样为内容创建者创造相关收益?

纳德拉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事实上,这是我们最大的变革之一。如果我们为创建它的人产生流量,我们只能在搜索引擎中使用(有限的)这些内容。而从聊天和答案中,用户以不同的方式获取了他们所需要的。”

“核心的衡量标准,甚至是搜索引擎优化(SEO),这将是未来多年我们都将学习的东西。也许在SEO中会有新的激励措施,甚至可以产生更多的权威内容。总的来说,你看到的一切都有注释,一切都是可链接的,无论是在搜索中,在答案中,或在聊天会话中。”纳德拉说道。

谈与OpenAI的价值差异:安全是我们的共识

在与The Verge的采访中,纳德拉认为,微软和OpenAI拥有一个共识。“首先,OpenAI非常关心安全。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一开始就考虑了人工智能的安全性和一致性。在这一点上,我们拥有共识。”

他表示,自己经常思考的一件事是,当有一个新模型出现时,最重要的可能是让人类参与其中,而不是使其代替人类。“这样你就可以,确保人类的权威性和判断力,这是用来训练模型以使其与人类反馈保持一致的基础,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

“当我审视我们的Bing业务时,我们正进一步将AI置于搜索环境中。你可以在提示和反馈下做很多事情,我们则可以提供帮助,”纳德拉这样说道。

“如果换个角度来看:由于模型是在预训练数据上训练的,你必须非常关心预训练数据。预训练数据的质量和来源如何?这就是我们做了大量工作的地方。”他补充道,“搜索是一种人工智能产品。我们现在正在谈论大模型的新算法突破,但实际上我们已经拥有AI模型几十年了。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建立了什么是权威、如何检测什么是权威的认知。现在,这些认知发挥了作用。”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谭玉涵 摄(资料图)

每日经济新闻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