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工智能研究所CEO:美国浪费了成为AI领导者的机会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27 0 0
导读:人工智能是新的战场,其他每一场战斗,包括经济、社会、商业或军事,现在都将用人工智能来进行。 竞争对手生产力和创新的提高,将使美国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力下降,吸引力下降,创新能力下降,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人工智能正在成为地缘政治角逐的关键领域。…

“人工智能是新的战场,其他每一场战斗,包括经济、社会、商业或军事,现在都将用人工智能来进行。”

“竞争对手生产力和创新的提高,将使美国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力下降,吸引力下降,创新能力下降,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人工智能正在成为地缘政治角逐的关键领域。近日,美国人工智能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创始人兼CEO Al Naqvi教授和英特尔公司数据与分析部门高级总监Mani Janakiram分享了其新书提出的五个关键见解,指出美国浪费了成为人工智能领导者的机会,“在中国进步的同时,美国却萎靡不振。”

这本书名为《以不恰当的速度前进:美国如何毁掉其人工智能领导地位以及如何重新获得它(At the Speed of Irrelevance: How America Blew Its AI Leadership Position and How to Regain It)》,于今年夏天出版。10月23日,美国科技媒体“快公司”转载了两位作家在读书俱乐部“下一个大想法俱乐部(Next Big Idea Club)”所做的分享。

美国人工智能研究所创始人兼CEO Al Naqvi教授和英特尔公司数据与分析部门高级总监Mani Janakiram推出新书《以不恰当的速度前进:美国如何毁掉其人工智能领导地位以及如何重新获得它》。图片来源:Next Big Idea Club

美国下降到第二名

这两位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指出,美国没有能保持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地位和有效竞争。就在一二十年前,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还拥有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强大领先优势,但最近的许多报告证实,至少在某些领域,美国已经被其他国家超过了。

他们提到,2018年,美国时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发布了美国的国防战略,在其中使用了“以恰当速度”(at the speed of relevance)的说法,来说明在人工智能和竞争性技术方面保持领先的需要。不幸的是,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取得了进展,但不是以恰当的速度取得的。

“在某项技术中下降到第二位,听起来可能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从制药业到国防,美国在许多其他领域保持着领导地位。但人工智能不仅仅是一种如信息或能源这样的能力,它是推动所有部门和行业的创新与生产力的基本力量。因此,竞争对手生产力和创新的提高,将使美国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力下降,吸引力下降,创新能力下降,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作者还表示,美国不介意中国成为世界的制造业中心,而西方世界则被视为服务业、研发和金融的极乐世界,但人工智能将改变现状。

批评特朗普和拜登政府

两位作者进而指出,美国需要改变整体地缘政治战略,因为人工智能是新的战场,其他每一场战斗,包括经济、社会、商业或军事,现在都将用人工智能来进行。一个新的冷战时代已经开始,引发新冷战的并不是制造业带来的经济崛起,而是人工智能。

“今天影响美国的各种问题,从极端主义到种族冲突,意识形态的两极分化,生产力的下降,以及经济问题,人工智能都可以在处理和解决这些问题中发挥重要作用。因此,人工智能不仅可以推动所有部门的生产力和创新,而且还可以帮助解决我们国家和世界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

“这样一来,不从战略上对待人工智能,就会产生机会成本。如果人工智能是美国的未来,这不应该是任何美国政府的绝对优先事项吗?好吧,我们发现,在各个层面都犯了许多引人注目的错误。最重要的是,行政部门未能在向美国人介绍技术方面发挥核心作用,而如何向人们介绍技术是很重要的。”他们表示。

两位作者指出,每项新技术的引入都涉及到社会意识的形成。“在社会层面上对一项技术的情感或语义理解,决定了一个社会采用该技术的未来方向,它从该技术中获得什么意义,它对该技术的感觉有多兴奋,以及它如何将其概念化。这就是为什么肯尼迪总统对美国太空计划的愿景设定,以及克林顿总统和阿尔戈尔(美国前副总统)对互联网的介绍,有助于激发兴奋的情绪,并动员美国接受新的技术领导角色。它创造了意识和兴奋感,并设定了国家的情绪。他们用信息高速公路这样的字眼,用简单的语言向人们传达了互联网是什么。这种愿景设定是使技术采用成功的原因。”

他们批评称,特朗普和拜登政府都没能为人工智能创造这种愿景设定,导致人工智能产业在“孤儿”的状态下发展。“人类文明史上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力量,被抛在一个被种族、宗教、政治和社会紧张局势分割的美国,让它自己去寻找方向。日常的政治干扰和争吵将注意力从被需要的地方移开。这个时候,人工智能革命需要规划、牵制、照顾和培育,但它没有得到任何这些东西。”

社会对人工智能的认知不够

作者还强调,如今社会大众对人工智能的认知,建立在伦理和管理议题上,而不是通过人工智能的潜力来认识它。

“由于人工智能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人工智能的引入者需要找到一个现有的钩或锚,以使该技术走向世界。不幸的是,这个钩子变成了终结者机器人。社会对人工智能的现有认知是由好莱坞电影塑造的。因此,将人工智能的伦理和治理联系起来变得很自然。这并没有错,这些都是人工智能的关键问题。的确,道德和治理是人类做任何事情的重要考虑,但如果你要介绍汽车行业,你会从醉酒驾驶的危险性开始吗?你的听众会有多兴奋?”

两位专家批评称,在美国混乱地进入人工智能时代这一世界最重大转折点时,立法部门和机构却缺乏愿景设定和领导力。

“我们在私营部门观察到了同样的混乱,企业在试图向其客户解释人工智能时遇到了困难。什么是人工智能,它怎么会有用?应该如何投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一个战略转型,还是只是针对点状问题的解决方案?高管们在寻找答案时很费力。”他们说。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