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人工智能信息技术时代的创新浪潮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37 0 0
导读:在过去的260年间,人类社会经历了三次巨大的科技创新浪潮,蒸汽机、电力和信息技术,将全球GDP提升了近千倍。每一次科技浪潮都通过某一项先进生产力要素的突破,进而引起大多数行业的变革:比如蒸汽机的出现推动了汽车、火车、轮船、钢铁等行业的巨大发展,1…

在过去的260年间,人类社会经历了三次巨大的科技创新浪潮,蒸汽机、电力和信息技术,将全球GDP提升了近千倍。每一次科技浪潮都通过某一项先进生产力要素的突破,进而引起大多数行业的变革:比如蒸汽机的出现推动了汽车、火车、轮船、钢铁等行业的巨大发展,140年前美国铁路行业的恶性竞争史,就如同现今互联网行业BAT之间的竞争。而铁路行业发展、兼并所需的巨额金融资本,又驱动了华尔街的发展,逐渐成为全球的金融中心。那么人工智能信息技术时代的创新浪潮又是怎样的呢?

二战之后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第三次科技革命迄今已逾70年,将全球GDP提升约60倍。其中可分为两段:1950年-1990年,是半导体产业迅猛发展的时代,推动了大型计算机向个人PC的小型化;1990年至今是近30年的互联网全球化时代,而互联网时代又细分为桌面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段。但随着摩尔定律的失效和信息技术红利彻底用尽,加上疫情黑天鹅影响,全球GDP衰退,引发并加剧了全球地缘政治和军事冲突,开始向逆全球化发展。

所以未来到底属于web3、元宇宙,还是碳中和?到底什么样的革命性技术可以引领人类社会走出经济衰退、疫情和战争的影响,并将全球经济体量再向上推动增长下一个50倍?

我们的答案是,我们早已处于人工智能时代之中。就像直到2010年iphone4发布,绝大多数人也并未意识到移动互联网革命早已开始一样,如今人工智能其实也已广泛应用,比如到处遍布的摄像头和手机人脸识别,微信语音和文本转换,抖音动态美颜特效、推荐算法,家庭扫地机器人和餐厅送餐机器人,背后都是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在过去十年不断取得的巨大突破。

类脑芯片的灵感源于人脑。类脑芯片和传统结构的差异体现在两方面:第一,类脑芯片中数据的读娶存储和计算是在同一个单元中同时完成的,也即“存算一体”;第二,单元之间的连接像人类神经元之间的连接一样,依靠“事件驱动。

目前,类脑芯片的相关研究分为两派。一派认为需要了解清楚人脑的工作原理,才能模仿人类大脑设计出新的结构。但是目前人类对人脑的基本原理理解得仍然很粗浅,因此这一派取得的进展相当有限。另外一派则认为,可以先基于当前已有的生物学知识,比照人脑的基础单元设计出一些结构,然后不断试验、优化、取得成果,实现突破。目前这一派的研究人员依照神经元的基础结构,给类脑芯片做了一些数学描述,也搭建了模型,并且做出了不少可以运行的芯片。

知识表示和推理是人工智能的一个成熟领域,这个领域处理关于世界的信息表示,使计算机系统能够解决复杂的任务。知识和推理不一定是截然不同的,而是代表了一个从已知到推断的光谱。机器理解将通过构建知识的能力辅以先进的相关推理(例如,概率推理和似是而非推理、溯及推理、类比推理、默认推理等)来得到实现。

建立在深度知识基础上的神经符号AI。在使人工智能更有效、更负责任和更高效地为人们提供支持的过程中,我们的目标是使人工智能系统更强大,同时推动人工智能达到更高的认知和理解水平。科学家已经在处理数据、识别模式和寻找转瞬即逝的相关性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仍有必要思考哪些知识类型能赋予人工智能系统对世界建模和理解世界的能力。当我们对人工智能获得更高层次的认知所需要的知识结构的类型有了更深的理解时,我们就可以继续在这个深度知识的基础上进行构建,使机器能够真正地理解世界。

综上所述,我们说服自己相信我们可以做出理性的决定,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人类必须应对有限理性带来的持续负担,并不得不承认,没有人能够做出纯粹理性的选择。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面对并必须处理不可靠的信息,我们处理信息的脑力有限,做出决定的时间和资源更少。人工智能代表了信息过载挑战的逻辑结果,以应对海量信息产生的复杂问题。它是作为人类心智能力的延伸而建造的,是做令人不快的工作的助手,并作为额外的人力,在这种情况下是机器动力,以便同时完成多项任务并更快地做出决定。人工智能绝对不可能只作为计算机科学和电影制作人的一个话题,而且是一个具有所有复杂性及其对整个社会的重大影响的概念,没有人性就没有人工智能。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