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深度报告:生成式AI是炒作,还是真变革?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31 0 0
导读:要说今年涨势迅猛的板块,AI必须排第一。 在AI技术投资潮的推动下,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Meta、英伟达和特斯拉七巨头市值今年以来飙升60%,至惊天的11万亿美元。 而这种火箭式蹿升, 又推动纳指今年以来大涨34%,主导着标普500指数今年的大部分涨幅。…

要说今年涨势迅猛的板块,AI必须排第一。

在AI技术投资潮的推动下,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Meta、英伟达和特斯拉“七巨头”市值今年以来飙升60%,至惊天的11万亿美元。

而这种“火箭式“蹿升,又推动纳指今年以来大涨34%,主导着标普500指数今年的大部分涨幅。

AI概念涨上天,质疑声开始频繁出现。其中音量最高的是,AI炒作是否太过分?生成式AI是否真得具备颠覆性潜力?目前它是否值得投资者投入巨大热情??

在高盛近期公布的《Top of Mind》报告中,高盛策略师Allison Nathan和Jenny Grimberg与多个AI行业专业人士进行了深度对话,包括AI风投公司Conviction创始人Sarah Guo、纽约大学教授、初创公司Robust.AI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Gary Marcus、高盛软件和互联网分析师Kash Rangan和Eric Sheridan,试图回答以上问题。

除此以外,他们还探讨了AI领域当下最具吸引力的投资机会,以及投资者最应关注的风险。

AI

的革命性变化

生成式AI与传统AI技术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理解自然语言创建内容,而后者依赖的是编程语言,按照高盛软件分析师Kash Rangan的说法,这是生成式AI技术的关键变革特征。

第一,它能够以文本、图像、视频、音频和代码的形式生成新内容,而传统的AI系统训练计算机对人类行为、商业结果等进行预测。

第二,它允许人类用自己的自然语言与计算机进行沟通交流,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传统上,计算机使用编程语言提示。

Guo进一步解释说,在软件1.0时代人类需要编写代码来执行特定任务,软件2.0时代,则通过“艰苦”地收集数据来训练神经网络,现在人类迎来了软件3.0时代

基础模型可以通过开源或API使用,具有自然语言能力、推理能力,并具备关于世界的常识

在这种模式下,公司不需要收集几乎同样多的培训数据,使技术变得更有用、更容易访问、以及更便宜。

自ChatGPT去年爆火出圈以来,许多人已经感受到生成式AI技术的强大。分析师认为,生成式AI可能会重塑社会生产的运作方式,为全球经济增添新的增长引擎。

Guo表示,生成式AI的变革潜力已经开始转化为现实。任何AI投资公司现在都可以投资这些模型,增强业务或进行转型。

Rangan估计,在某些情况下,开发人员通过使用生成式AI工具,将生产力提高了15-20%。

而伴随着AI的普及,Guo预计,未来更多领域,特别是法律、数据分析、图片、语音和视频生成等传统服务业,将越来越多地由AI提供服务。

高盛TMT行业分析师Peter Callahan指出,散户认为生成式AI技术具备平台转型的所有要素,有可能全方位改变企业和消费者的体验。

另外,高盛高级全球经济学家Joseph Briggs表示,这种变革潜力可能会对宏观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他估计,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普及生成式AI技术后,能够在未来10年内将年劳动生产率增速提高约1.5个百分点,全球GDP最终将提高7%。

高盛美国股票策略师Ryan Hammond和David Kostin认为,美股也将从中受益,中长期内预计出现更为广泛的反弹,标普500指数的公允价值将比现在高出大约9%。

人工智能还远远不够智能,警惕过度炒作

长期看来,AI技术的变革性是毋庸置疑的,但鉴于当前这项技术的发展进度,市场对它的炒作是不是太过分了?

Marcus的答案为“是”,因为“目前的人工智能还远远不够智能”。

他指出,当前AI所谓的神经网络的功能与人脑的神经网络完全不同。

AI虽然可以进行“自反性”统计分析,但几乎没有成熟的推理能力。这些机器可以学习,但很大程度上围绕着单词的统计和对提示的正确反应,而非抽象概念。并且,它们不像人类那样拥有“内部模型”以让它们理解周围的世界。

Marcus向投资者发出警告:

要警惕AI能还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神奇。

我不会说现在投资AI为时过早;一些投资于那些拥有聪明的创始团队、对产品市场适应性有很好理解的公司可能会成功,但也会有很多失败者。

Marcus说,通用人工智能(AGI)可能最终会实现但人类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而且任何投资都不可能改变这一点。

此外,投资者还可以从历史中学习一些经验。

高盛市场策略师Dominic Wilson和Vickie Chang曾提到,在过去创新主导的生产力繁荣时期,例如,电力(1919-1929)、个人电脑和互联网(1996-2005)普及之后,股价和估值飙升形成泡沫,最终走向破裂。

Guo则认为,即使在今天,私募市场某些领域仍存在定价错误。虽然投资者对这些领域有更深入的了解,但仍然普遍采用相同的投资方法。

她警告称,错误地判断变革发生的时机是投资中常见的陷阱。作为一名早期投资者,她不太关注估值,而是选择她认为有意义的市尝产品和企业。

高盛互联网分析师Eric Sherida的看法稍有不同。

他认为绝大多数表现出色的AI概念股的交易价格,相对于公认会计原则每股收益 (GAAP EPS) 的倍数,仍较为合理。

Rangan也认为,AI可能并非处于炒作周期中因为本次浪潮是由科技巨头主导的,而非初创企业

这一技术周期并不是由(AI)新贵主导的,不太可能出现虎头蛇尾式的失败结局或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才能开始。

20世纪90年代初(计算机)从大型机向分布式系统的转变,以及21世纪初从分布式向云计算的转变,所花的时间比许多人预期的要长,均因为大型老牌公司是反对的关键声音。

正如Rangan所说,国外ChatGPT背后公司OpenAI有微软支持,谷歌推出了Bard,投资Anthropic等AI初创公司,Meta推出LLaMA,国内百度、阿里等巨头也发布了自己的模型,全球AI竞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铁镐和铁铲”

质疑炒作的声音不绝于耳,AI当下还有哪些最引人注目的投资机会?

按照Rangan和Sheridan的说法,机会不仅仅在于开发基础AI模型的大型科技公司,而且在于“铁镐和铁铲” (Picks and Shovels)企业。

“铁镐和铁铲”是投资界传奇人物彼得林奇偏好的投资策略之一,即投资于间接受益于某一热潮的公司。

Rangan和Sheridan认为,在当前的AI潮中,半导体公司、云计算超大规模公司和基础设施公司等服务于该领域的公司都可以在当前的“构建”阶段获得有利地位。

Guo有类似看法,但也看到了整个堆栈的机会,并且对应用层最为兴奋。

许多投资者对这一层不确定,认为所有的价值都在模型训练本身,但在让非确定性模型在生产用例中发挥作用方面,需要大量的创造力和工作。目前初创公司和现有APP公司都将在许多领域利用这些功能…我们很兴奋。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