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C大爆发:投资人一天看20个项目,创业者千帆竞发

AI1年前 (2023)发布 aixure
29 0 0
导读:ChatGPT可以说是近十年来AI领域最轰动的突破,不仅影响了科技圈,也辐射到了创投圈。创业者纷纷扑向AIGC方向,投资人也开始忙起来了。 在近期一些论坛和采访中,第一财经感受到,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大家激动、紧迫且焦虑,担心慢一步就落后于时代,错…

ChatGPT可以说是近十年来AI领域最轰动的突破,不仅影响了科技圈,也辐射到了创投圈。创业者纷纷扑向AIGC方向,投资人也开始忙起来了。

在近期一些论坛和采访中,第一财经感受到,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大家激动、紧迫且焦虑,担心慢一步就落后于时代,错失最大的机遇。

“全硅谷的投资人、创业者都在往这个方向发展了。”CSDN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创始合伙人蒋涛在人工智能大会先锋会(GAIDC)上表示,ChatGPT的公布,给行业带来极大的震撼,已经在做对话机器人的团队,大家聚在一起都在讨论,原来做的应用和方式好像都应该被调整。

在国内,AIGC的创业和投资同样火热。绿洲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津剑对第一财经表示,有大量的创业公司在往这个方向涌入。在过去三周时间,绿洲的团队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一天要看接近20个项目。

在GAIDC上,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研究院、NLP的负责人张家兴提到,自己也是在这一波ChatGPT创业大潮里边,准备入局的一个人。

“过去的十年Deep Understanding这条道路已经走到比较成熟了,亟待出现一个新的方向,这值得所有做AI、尤其是做自然语言的人投入进去,”看到这样一个机会,张家兴终于找到一个新的方向,“我是感觉非常兴奋,终于又有可以探索、的非常exciting的一个点。”

“一天看20个项目”

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很多早已跑在趋势前面,在ChatGPT火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人在关注AIGC趋势。

“从去年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的变化,去年也投资了一些团队,这里面有很多新机会。”张津剑表示,绿洲资本可以说是国内在这个方向投资最激进的机构之一。

现在,绿洲资本的团队一天要看接近20个项目,过去三周时间,每天可能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因为会排得太满了,”张津剑对第一财经表示,自己看到了大量优秀的公司,“目前一周会有三至五个项目进入到更密切的跟进阶段,绿洲资本在这个方向已经有四五家公司进入到投资的状态。”

在这一波创业浪潮里,据张津剑观察,创业者里有许多优秀的中国学者、产业里的创业者,有过去做SaaS、做软件的,或者以往做AI的往这个方向转型,也有一些创业者回国奔向这个方向。

千帆竞发的AIGC创业现象,让投资人也感到期待,“感觉会涌现出一批有价值的公司”。

虽然有的创业团队还在很早期的阶段,但也有不少走在前列的公司已完成天使轮甚至A轮融资。

3月1日,衔远科技宣布已经完成数亿元天使轮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经纬创投跟投。公开消息显示,衔远科技自主研发了生成式人工智能、多轮交互的人机协同,打造了多轮对话ProductGPT,团队来自一线互联网和科技企业。

在2月28日,AI图像生成平台Tiamat 也宣布完成近千万美元 A 轮融资,由DCM和绿洲资本联合领投。Tiamat 成立于2021年,是国内较早做AI作画的平台,自研的MorpherVLM是国内首个基于概念融合范式提出的近百亿级跨模态生成模型,与海外技术节点、开源社区保持同频。

在2022年10月,Tiamat已完成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DCM。作为创业浪潮中的一员,Tiamat创始人兼CEO青柑观察到,在2022年8月到9月,就有AIGC公司大批量涌现。

有两个事件推动了AIGC的创业趋势,青柑对第一财经表示,一是SD(Stable Diffusion)模型的开源,使得很多公司可以不通过训练而直接接入模型,降低了创业门槛。此外SD带来的AI作画热潮,当时引起了或许仅次于ChatGPT的讨论度,吸引了不少的创业者布局。

在上述基础上,ChatGPT的出现将AIGC的浪潮推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加速了这一创业趋势。

红杉中国的董事总经理翟佳在GAIDC上提到,红杉很早已经关注到生成式AI和AIGC的投资领域。在去年9月,随着美国一些开源模型的进步,从图像、声音开始,美国出现了不少快速增长的公司,现在都经是独角兽企业,估值到了几十亿美金,都是从去年开始爆发的。

但ChatGPT更进一步,“这次我们确实感觉到,AI又往前跑了几百米,最后剩几十米,离我们真正期待的能体现AI能力的这个点可能是越来越近了,所以大家空前地感到很兴奋。”翟佳说。

百花齐放

在创业者纷纷入局AIGC的趋势下,创业方向是否会有很多雷同?张津剑并不这么认为,他对第一财经解释,不同项目之间的区别很大,每个人找的场景也不一样,有的做视频,有的做图像,有的做文字,而创业者的一些想法也相差很大。

Tiamat联合创始人 Eric提到,现在的 AI 技术像此前的影像技术,到了一个关键的技术节点后会有一些不同的流向。在不同的用户兴趣背后,不同的技术在不同的流向里都有细分市场,而技术节点后的市场空间会非常广阔,每个赛道都有可能催生非常大的公司。

翟佳认为,这一次的AI浪潮背后,有一整条AI产业链的机会,从最底层的支撑训练的计算芯片,到AI的训练框架、数据的获取和整理、数据的使用等等,这是很大一片待开发的沃土。

从应用的角度,投资机会可以被分成C端和B端的应用。在每一次技术革命到来之时,C端应用都有重新被塑造的机会。在AI时代,翟佳认为,将会诞生服务于衣食住行的新应用,包括购物的需求、出行的方式、获取知识的方式、交流的方式,做应用的公司将会有很大的机会。

而在B端,基于新的AI技术,每一个具体细分的行业里也有很多机会值得挖掘。翟佳以教育行业为例,认为未来AI可以提供“全科老师”的服务。现在的教育是老师分科,但未来五年、六年以后的小朋友可以直接和ChatGPT对话,获取知识的效率会完全不一样。

Stability AI技术产品总监郑屹州提到了电商领域的案例,“在小商家做商品图的时候,拍照效果可能并不好,但基于生成模型和技术,将商品图抠出来,生成模型和背景,通过渲染让商品变得更好看,实现比较好的商业效果,这样的应用最近已经可以看到。”

作为投资人,张津剑将观察到的AI机会分为两个板块,一是大模型,一是应用层。应用层通过AIGC的方式去解决视频、音频、图像、文字的处理,甚至包括过去的低代码平台。通过AIGC替代人的部分,已经有很多的创新,可以说是百花齐放。

在上述两个板块绿洲资本都在积极地寻找机会,也有自己的判断门槛,“做的事情有没有价值,人是不是一个好的创业者,人和事情是否匹配。”

对于中国的大模型,张津剑看重创始人本身的学术能力,吸引人才的能力,以及组织的能力。大模型投入成本很高,因此组织内外部资源的能力也很重要。对于大模型而言,工程能力同样重要,这点往往被创业者低估。对于偏应用层的中小优化的模型,团队会看重创业者对场景的理解,以及核心数据的收集积累。

张津剑认为,对于很多中小规模的创业团队而言,更多的机会在应用层,而基础设施更多的是高校学者、大厂,以及一些非常有经验的创业者去生根。

绿洲资本近期完成了对Tiamat的A轮投资,背后就是青柑领导的AI作画应用层的创业团队。“他们在技术上有一定的领先性,创始人也很年轻,学习能力也很强,同时这个技术中美之间的差异较小,他们利用这个技术结合中国的审美有一些迭代和创新。”这是张津剑决定投资Tiamat的考虑。

在采访中,青柑对第一财经表示,从创业开始,Tiamat就在自研图像模型,自己训练、优化和迭代,相比其他用国外开源模型的团队,对于生成内容的精准性和把控力会更强。目前Tiamat是国内AI图像领域商业化方面跑得最快的,青柑表示,在去年 Q4 Tiamat已经有几百万元的合同订单。

这是完全新的一波人工智能投资浪潮,张津剑认为,AI底层的框架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看到的是2D图像和文字,接下来可能有一些3D以及其他的内容。”

在新浪潮下,投资人也在不断学习、丰富认知,为了理解创业者在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有多大的价值,张津剑表示,团队已经在跟国内顶级的学者教授去交流学习,目前已经聊得差不多了,另外加上过去十几年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经验,今天也更能够理解一个好的创业者的画像是什么样的。

科技领域的投资人最期待的就是科技的革命,对于现在AI发生的变化,从业者是兴奋且期待的。“AIGC的发展仍然有很多不确定性,但给大家指明了一个方向,文明的进步又看到了希望。”张津剑说。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